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伊甸园

幸福有路修为径 , 苦海无涯爱作舟!————幸福智慧文化传播中心

 
 
 

日志

 
 

超度六道众生的奇特经历(上)  

2011-10-18 07:25:50|  分类: 佛友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言
           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机会,因为帮助同修处理附体的问题,我们不知不觉被引导集体念佛超度众生,虽灵媒说是观世音菩萨做的安排,但我们没有神通,没有亲见,只是根据这件事是救苦救难,和我们发的菩提心相应而接受。几年以来,因为集体念佛超度众生,我们通过灵媒与多维次空间的众生之间发生了一些联系。在超度众生的过程中,我们依照佛法,通过帮助同修做超度,要求同修认真做忏悔,认真念佛念经、印经、放生、多行善事,把功德回向给冤亲债主,帮助和指导同修解决了医院无法医治的病苦,并帮助少数被附体的同修解决了附体,在这个过程中,也借助了灵媒的沟通,从而对因果、轮回之事实真相有了深入的了解。今天,我认为有必要把这一切都详实的记录下来,希望让更多的人能了解因果、了解轮回是事实真相,六道确实是客观存在的,因为无明,六道众生相互伤害,冤冤相报正是造成我们这个世界众生苦难的根本原因。所谓精神系列的疾病、癌症、红斑性狼疮、尿毒症、慢性湿疹等重病以及其它疑难病症,都是冤冤相报的表现形式,这些当代医学难以医治的疾病都可以从佛法中得到解决。如果我们能够了解这些事实真相,并能接受儒释道文化的真理教育,觉悟的人类就能永远摆脱战争和疾病的痛苦。
       
                                                                             一、缘起
       
        二00七年的清明节,我们学佛小组的几位师兄由邢师兄组织到霞暮山云林禅寺去念佛七天,我因为在上班,所以没有参加。从霞暮山回来,邢师兄告诉我一件事,就是她们在念佛期间遇到一位附体的妇女前来求救,她帮助这位妇女解除了身上的两个附体。这是我第一次听讲帮助人成功解除附体的故事,这个过程就和世间人调解矛盾和纷争是一样的,当个人的能力不足以解决问题时,求佛菩萨的加持,使问题得到解决。
       
       在清明这天来了一位妇女,家住某镇高家埭村,当年37岁,因身上有三个附体,到寺院来祈求观世音菩萨解救。听到附体,小组的同修大都感到害怕,不敢与这位妇女接触,只有邢师兄毫无畏惧地上前与这位妇女交谈。了解到这位妇女姓邱,在本地一个小镇的服装厂工作。她身上有三个附体,一个大仙、二个鬼道众生,已经严重干扰她的正常生活。比如说她是做服装的,她做服装的技术很好,可是被附体后,她做服装常常无缘无故地就做坏了,使她不仅拿不到工资,还要赔钱,她已经有一年无法正常工作;特别是附体还控制她,带她去赌钱,把她家里的钱全部输光。当附体离体,她清醒之后,看到发生的这一切,内心感到非常的痛苦,这种情况无法跟人解说,也没有人能够理解。家里人不理解,周围邻居也是风言风语,她感到无法在这个世界活下去了,于是想一死了之。她跑到附近的桥上跳入河中,谁知不懂水性的她,却从水中浮了上来。后来,我们从护法神的口中了解到,是护法神救了她。她想死却死不了,就去找了镇上学佛的引珠师兄,引珠师兄带她到寺院来求观世音菩萨解难。
       
        这位姓邱的妇女身上的牛大仙,首先上身,说两个鬼和他争大,闹得她家里不得安宁,他也管不了他们。随后,一位叫刘公子的鬼上身,说他到这里是来玩玩的,边说边东张西望。邢师兄劝说他,叫他离开这位妇女,留在寺院里听经闻法,可以在云林禅寺做护法。他说:“我不高兴,我要回家 。”邢师兄劝他:“你争大争小,这是争名利,你们闹得她家不得安宁,她不能正常工作,你将来会有果报的。”他说:“是我大,他们两个要和我争大。”邢师兄继续劝他还是留在寺院里修行,不要再回去了。过了一会,他说:“好了,好了,观世音菩萨也训了我一顿,我就留在这里吧! ”邢师兄看他同意了,就为他立了一个牌位。
       
        吃过午饭,大家正在念佛时,刘公子又附体了,又哭又闹。邢师兄过去问他:“你有什么要求?不是跟你说好了,你怎么又闹了?”。他说:“我要回家,他们两个都回去,我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干!”并且态度凶恶地说:“我就是要回去,你不要说了!”邢居士眼看劝说无效,就求助于观世音菩萨来解决,她组织大家一起念观世音菩萨圣号。这时听到刘公子讲:“我又被观世音菩萨训斥了一顿。”紧接着,大家看到刘公子倒在地上打起滚来,两只手在身边挥打着,叫着:“护法神打我,不要打我了!我痛死了,我知道错了,都是我的错,我影响她不能上班,我领她去赌钱。现在又影响她们不能念佛。我知道错了,你们不要打我了! ”刘公子缩在角落里发抖,他开始忏悔,说:“我是一个小鬼,26岁吊死的。我不应该附体的,我没有权力附体,这都是我的错!我谢谢你们,你们帮助了我,我听话了。”刘公子要求皈依,邢师兄为他做皈依后,大家一起念阿弥陀佛,在念佛声中他被超度走了。
       
        晚饭过后,大家正在念佛,听到从邱姓妇女口中传来哭声,开始大家还以为是那个姓刘的鬼众,就没有理他。哭了一段时间,邢师兄过去问他,他说:"我不是刘公子,姓刘的已经走了,到西边去了。我是姓王的,我是王公子。"问他为什么哭,他说:"我不应该和姓刘的争大小,我这样做是错的。"邢师兄跟他讲:"你也到西方去好了。"。他说:"我是不去的,我回家不会吵她们了,我会帮助她们的,她们家立有我的牌位。"。邢师兄再劝说:"你一个小鬼,连自己的事都管不了,又怎么去帮助她,你还是留在寺院当护法吧!"王公子说他受到观世音菩萨的训斥,表示同意留下,并做了忏悔。他说:"我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我错了,不应该争大争小,影响她一年不能上班,现在又影响你们念佛。"邢师兄看到他认错了,同意留下,就给他做了皈依,他也跟着大家念起佛来。过了一会儿,他对大仙讲:"大仙公公,你好好保佑她家里,我不跟你吵,我要走了,人家把我的衣服、马、红缨枪都送来了。" 过了一会,牛大仙上来告诉邢师兄,刚才王公子被观世音菩萨训斥了一顿,现在离开了,这两个鬼众都走了。邢师兄请他也留下,不要跟在邱姓妇女的身边,他没有答应。他说他从她八岁时,护持她到今天。第二天早上,念佛的时候,这位邱姓妇女因为附体离体,感到一身轻松,上前来要求皈依佛门,并表示从今以后要吃素念佛。寺院的兴根法师为她授了三皈依。这时牛大仙也上身要求皈依佛门,兴根法师也为他授了三皈。皈依后,兴根法师和牛大仙谈了起来,询问他的来历。牛大仙说他三百年前本是这个妇女家的一头老牛,因为主人对他很好,所以从她八岁时,就护持她至今。其实这个牛大仙当时并没有说实话,牛大仙跟邱居士回去后,又闹得她家里不得安宁。
       
        这是邢居士回来之后,跟我谈的这个情况,这也是我第一次听闻有关附体的真实故事。我从中深受教育,认识到,佛法中讲到生命不生不灭,讲到轮回,讲到这个身体不是我,是我所有。这些都是真实不虚的。从这件事上,我们可以了解到,鬼神等是客观存在的,说明真的有六道;有鬼神说明生命不是一生一世,说明生命是不灭的,不是死了就结束了。当邱居士的身体被鬼神等附体时,鬼神就控制了她的身体,而她的神识就和她身体分离了,不正是说明这个身体不是我!邱居士的身体就像一件衣服,牛大仙穿上了,是牛大仙;刘公子穿上了,是刘公子;王公子穿上了,是王公子。
       
        二00七年五月的一天,邢师兄打电话给我,讲上次她们在云林禅寺帮助超度附体的那位邱居士,身上还有一个大仙(牛精)没有走,现在闹得她家里不得安宁,她婆婆到医院挂盐水,她丈夫被踢摔伤住院,缝了很多针,她自己不能正常工作,请我一起去帮助解决这个问题。我听了,虽说从未与附体打过交道,当时也没有多想 ,就答应邢师兄,和她一起坐车去了某镇。
       
        我们来到某镇叶师兄家的小道场,在这里见到了引珠师兄和邱居士。二00七年春节期间,我们到里塔小庙念佛,和引珠师兄第一次见面,知道有一正神为了报恩,经常附在她的身上为人解除病苦和生活中的困惑,已经十五年了。因为这位正神很正派,在这一带深得人心。每天都有很多人找他,其中有些是生意人找他帮助,了解和某人合作做某种生意是否可行?进行事前询问;有些人会问:看看我今年做生意是否顺利,有没有钱赚?进行事前摸底;有些做生意亏本的,会找他了解什么原因造成的,如何进行补救?他都一一指点人家。也有家里人害病,找他了解因果,如何化解?他会指点对方立牌位、行供养、烧纸钱,超度冤亲债主等等。
       
        我第一次见到了被附体严重折磨、身体瘦弱的邱居士,看她脸色腊黄,就像一个危重病人。我们礼佛后,祈请观世音菩萨加持,然后请老牛上来。老牛上来后,我们向他了解情况,他这时跟我们讲了实话。他毫不掩饰地讲:“邱居士的婆婆是我一千六百年前的主人,因为她对我不好,所以我一直在找她要报仇。邱居士八岁时,我在贵州遇到她,感到她的八字和我相应,我就跟上了她。在邱居士十七岁时,我感应她从贵州来到浙江,嫁到高家埭村我的冤亲债主的家里,给她作儿媳,并让她家把我作为大仙来供养。谁知邱居士的婆婆很小气,有些水果等东西不供养我,藏起来,自己一个人吃。我非常生气,便想要把她家毁掉。我把她的婆婆害得去医院挂盐水;把她的老公踢伤住院,缝了很多针;还要把邱居士害死,让她做我的老婆;我还想要把她们家一把火烧掉。”在讲的过程中,牛师兄告诉我们:“你们来,跟来了很多护法神在这个道场。”我这是第一次听说有护法神跟着我们,心里对护法神有一种新鲜的感觉,但知道这也意味着,是对自己修行的一种肯定。牛师兄讲完了,邢师兄斥责他这样做是要下地狱的,对他进行了一番开导。我接着跟他讲:“你已经皈依佛门了,怎么可以做这些事情呢?你这样做是造业啊!将来要下地狱的。你赶紧到佛菩萨面前去忏悔。”牛师兄听话地走到佛菩萨像前跪下,但他并没有真诚地忏悔自己的罪过,而是为自己抱不平。突然,我看见他倒在地上滚动着,嘴里叫喊着:“痛死了!不要打了,我错了,我错了……。”原来老牛师兄受到了护法神的惩罚。我看到老牛痛苦不堪,就为他求起情来,请护法神不要再打他了。这时,老牛陆续地说,他头上的角被护法神拔掉了,四个蹄子变成了手脚,身上穿上了海青。我劝老牛不要再冤冤相报了,我们请邱居士为他立一个牌位,让他在她家听经闻法修行,请他为邱居士护法。老牛高兴的答应了。
       
        接着,我请引珠师兄身上的神上来见面,他还有个哥哥也来了,站在边上。我这是第一次和他见面。相互礼敬后,我和他谈了起来。他告诉我:“三千多年前,我们兄弟两个人堕在畜生道,变成两条流浪狗,当时是引珠师兄救了我们,养了我们兄弟俩二十年。我们修行三千多年了,现在是神,是里塔小庙里的大老爷、二老爷。为了报恩,我附在引珠师兄的身上给人看病,已经看了十五年,再有三年就期满了。”我听了跟他讲:“你给人看病行善,这是好的,但你这样做不究竟,你只是修了一点福报,不能出离六道轮回。”我劝他们:“你们应该皈依佛门,念佛修行,在这一生往生极乐世界。这才究竟圆满。”他们兄弟俩听了,很高兴地答应了。我为他们作了三皈依,并跟他们简单介绍了五戒,我劝他们不要吃肉、不要饮酒、不要抽烟。他们兄弟俩都真诚地接受了,后来,他们也真正做到了。我接着给他们开示:“除了替人看病之外,别人问的事,如果问的事是损人利已的,你不能帮忙人家,那样做是造业。”他听了表示同意。我还劝他利用看病,劝人皈依佛门,念佛修行,他也答应了。我了解到他前世姓陈,告诉他,今后就叫他陈师兄,他欢喜地接受了。从那以后,我就叫他陈师兄,大家也都跟着叫起陈师兄来。
       
        我们为邱居士请了一尊佛像,我和邢师兄陪同邱居士回到她的家里,帮助她布置了一个念佛堂。因为牛师兄平时自称为邱大仙,所以我想为他立个牌位,为他起名叫邱师兄,这也是对他的尊重。谁知,他上来讲,他叫自己邱大仙,是借用了邱居士的姓。他本来就是一个牛精,还是叫牛师兄吧。我们答应了他的要求,为他立了个牌位。牛师兄很高兴地讲,太好了,把佛菩萨请到家里来了。后来,牛师兄因为习性难改,不能好好地护持邱居士,被安排去修行去了。
       
        邱居士在这次我们为她处理附体后,并没有从附体的事情中摆脱出来,没想到她的身体是各种众生的都可以上的,因此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众生附体。有时,她在她丈夫的陪同下,来湖州请我们帮助解决;有时,我和邢师兄为了帮助她,坐车三十多公里去为她处理附体的事。
       
        每次处理附体时,我们都是祈请观世音菩萨加持,然后认真念佛。每当我们从附体或陈师兄或护法神的口中听到观世音菩萨来了,回忆起来,内心除了充满了对菩萨的恭敬之外,没有第二念。本来只是为了处理邱居士身上的附体,我们请观世音菩萨加持,大家认真地念佛。谁知,我们认真念佛处理邱居士身上的附体,不知不觉的竟演变成了超度众生,这一切灵媒说是观世音菩萨的安排。
       
        我们在后来的度众生的过程中,听到一些地狱道的众生上来讲,观世音菩萨在多少劫前就告诉我们,在什么什么时间你们会得救,我们总算等到这一天了。我们本来出于善心为邱居士处理附体,却没有想到佛菩萨借用这件事做出精心安排,引导我们集体念佛超度众生。我们都是演员,按已经准备好的剧本在扮演着自己的角色,佛菩萨是导演,随缘地、善巧方便地做着普度众生的事业。 我们认真地念佛,在我们的佛号声里,在佛菩萨的加持下,众生一个个都被超度走了。而且每次都听到护法神讲,有多少多少众生等着超度,排队都排到什么地方了。我们听了,没有任何疑问,也没有说什么,就把它作为一种应尽的义务接受下来,大家很真诚地念佛超度众生,直到把众生都超度走了,我们才停止念佛。每次度众生时,会看到邱居士有众生附体打手印(我们缺少智慧,没有制止这种现象),有时一些众生还会上她的身体和我们讲讲话再走。他们带给我们最多的讯息就是,现在三恶道的众生太苦了,如果再不救度,就要引起世界大战了。度众生这项任务就这样开了头,我们自自然然地走了进来,没有起心动念去想,为什么会这样?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应该不应该,更没有去想做这件事可能面临的困难。我们天天早课都要发四弘誓愿,其中第一条就是:众生无边誓愿度。今天当我们面临这个任务,救度众生脱离苦难,我们义不容辞,内心很平静地就这样认可了,没有一个人有为难的情绪,也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这天,陈师兄的哥哥也在我们的超度下往生极乐世界去了,陈师兄流着眼泪跪在观世音菩萨的面前,请求观世音菩萨让他往生,却被观世音菩萨留了下来,告诉他还有三年的任务,要他帮助我们度众生。当天,有护法神附体,把邱居士烫着大波浪的披肩长发剪了下来。刚才走入佛门一个月喜欢披肩长发的邱居士,从这天开始,只能听从护法神的要求,不再留着披肩长发。当护法神传达观世音菩萨的旨意,指示我们每个星期度众生时,邢师兄问为什么安排我们来做这件事情?陈师兄转述了菩萨的话,说明当前人类造业深重,结怨太深,鬼道很乱,鬼神要跟人类算帐,人类目前的灾难重重,而且还将面临更大的灾难,如不对神鬼进行超度整顿,人类会面临战争的痛苦。而我们发愿要救苦救难,所以菩萨把这件事交我们来做,来减轻人间的灾难。我们也看到,人的自私和无知,伤害了很多众生,破坏着自然的环境,众生来报恩、报怨、讨债、还债,这是因果报应的必然结果。近年来,世界各地的灾难是一个接着一个,一次比一次严重。佛菩萨安排我们超度众生,我们深深感到责任深重,因此义不容辞地接受了下来。当时,护法神提出,众生太多,希望我们每个星期能超度二、三次。而我们还在工作,在时间上无法作出安排。所以我们提出每个星期抽一天时间来做,得到了认可,便安排在每个星期六度众生。我们一切随缘,每个师兄都克服了各自的困难,自觉地参加超度。在佛菩萨的加持下,在护法神的护持和帮助下,使超度众生的任务每一次都能平安顺利地完成。特别让我感到欣慰的是,每次度众生时,这一天,我的内心都是非常地清净,很少有妄念产生,我知道自己还不在这个境界上,相信这是得到了佛菩萨加持的结果。经过了解,参加的同修们都有同样的感受。
                                                                          二、超度众生    

        我们开始度众生时,是在叶师兄家的小佛堂里,佛堂面积只有六、七个平方米,参加超度的也只有五个人,我、邢师兄、邱居士、叶师兄和引珠师兄。念佛超度众生对我们来讲,是世界上最崇高的一项工作,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但我们还是很平静、理智地对待。我们度众生都是先带着众生礼佛三拜,然后给他们做三皈依,接着大家认真地念阿弥陀佛,超度众生。这与我们一向专念阿弥陀佛并没有背离,而且在超度的过程中确实得到了佛菩萨的加持,我们的心很清净,所以我毫不怀疑念佛超度众生的真实性。只有邱居士在度众生的过程中,有众生附体会不停地打着手印,并时常会有众生附体上来讲话,这些都与超度众生无关,虽然让我们了解到一些超度等情况,但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我们念佛。由于当时我们也是刚接触到附体,对这类现象缺乏正确判断,没有智慧,当时没有禁止打手印和众生附体讲话。刚开始念佛超度众生,有少数众生在超度过程中会附在她身上和我们见见面,讲几句话再走,而护法神每次开始、结束都会附在她的身上讲话,对超度众生过程中的一些事和我们交换意见,做些安排。我们也很快地就习惯了这样的情况,默认了念佛超度众生过程中发生的这些事。
       
        集体念佛超度众生,参加的师兄都很认真地做,没有人叫过困难,也没有打过退堂鼓。但要劝说其他师兄来参加,我感到机缘还不成熟,我们自己走入佛门时间才几年,自己的修行还比较浅,说我们可以念佛来超度众生,很难让别人相信。特别是当时附体众生有意夸大邱居士在集体念佛超度众生中的作用,说是离开她,我们就不能超度众生。我因为受到众生的诱导,思想上有一个误区,夸大了邱居士念佛超度众生作用,认为超度众生主要是通过她的身体超度走的,所以认真地护持她。其实,她只是在我们超度众生的过程中,作为一员来参加,和每一个同修一样,发挥了她自己的一份作用,但她念佛时间短,身体弱,心不清净,受到众生的影响大,动不动就会昏倒;集体念佛超度众生,各位师兄无私地、一心一意地来做这件事,念佛功德不可思议,阿弥陀佛的愿力不可思议,佛菩萨的加持不可思议,这才是超度众生的根本。而邱居士在超度众生的过程中,有众生附体打手印或上身讲话,很难让参加的同修都能接受和理解。当时我们做这件事,自己在认识上还是很不够的,再说念佛超度众生虽有理论依据,但毕竟我们刚刚开始做这件事,何况念佛超度众生,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一件事,自己都说不清楚,又怎么能让别人理解、接受呢?别人不理解就会造口业。特别是邱居士身上时常会有众生附体讲话,对同修们会有不同的影响,既有好的影响,也有不好的影响(这种情况影响到一些师兄和邱居士之间的关系,后来在度众生的过程中,众生附体讲话的事得到控制,在重启集体念佛超度众生后,最后完全制止打手印、制止附体讲话)。何况任务刚开始,我们也不希望让更多的人参加,传扬出去,若别人不理解,可能还会影响这项工作的顺利进行。所以,在叶师兄家的小佛堂超度众生,我们没有增加人员。
       
        过了一段时间,前来要求超度的众生越来越多。这时,小佛堂已经难以担负这项超度众生的任务,于是护法神提议我们换一个大的佛堂来做超度众生的工作。邢师兄是在这里长大的,熟人很多,她联系了小镇附近的水镜禅寺来做这项工作。
       
        水镜禅寺在解放初期已经被毁坏了,在寺院的旧址上农民建筑了住宅。随着经济的发展,当地政府有意要将这所寺院重新恢复,作为一个旅游景点,已经将农民全部搬迁,留下了一片二层的楼房。房屋在被拆除过程中因为资金问题而停滞在那里,况且重建的工作也需要等待善缘。当地的居士趁这个机会,把其中的二幢二层楼留了下来,安装了门窗,一幢作为念佛堂,一幢作为食堂,就这样水镜禅寺的名号算是恢复了,可是前来念佛的人很少。我们的到来,为这个念佛堂增添了生机,前来念佛的人、求超度家人的人,慢慢多了起来,香火也逐渐旺盛了起来。我们在寺院安排了一个同修,每天晚上用电视机放净空老法师的讲法,并买了音箱、扩音机,安装了念佛机,使水镜禅寺24小时佛号不断。并且每天供养道场内的众生,使这里变成一个正法的道场。
       
        到了水镜禅寺,本来在这里念佛的、学佛小组的几位同修也加入进来,这样我们念佛超度众生同修增加到十几位。对于集体念佛超度众生,特别是邱居士打手印、众生上身讲话,一上来不少同修不能理解,我们也能理解大家的心情。在我们做了简单的介绍后,绝大多数人都能将信将疑地参于到超度众生中来。在参加念佛超度众生的过程中,大家逐渐地了解了超度众生利人利已,特别是他们中的有些人在超度众生的过程中受益很多,如有病的身体逐渐健康了,有附体的附体问题得到解决了;再加上亲眼目睹了身边发生的一件一件过去难以相信、而又确实存在的事实真相:如家人遇难,前来要求超度亡灵,遇难的亡灵附体上来和家人见面对话;同修们自己的祖先、六亲眷属到这个道场来得到超度,上来和大家见面,告别;冤亲债主、堕胎婴灵在这里得到超度,临别留言;有些有附体的人失去意识,在这里,他们的冤亲哭诉前世所受的伤害,在我们的劝说下,冤亲离体,恢复意识;一些众生希望在这个道场听经闻法,上来要求为他们立牌位;众生求供养,让我们吃苦饭等情况。最后达到了理解和接受,并能积极地参加每一次的念佛超度众生。
       
        在人世间,我们念佛超度众生的事虽然还不为旁人所知,但每次超度众生时,都会有众生上来告诉我们:超度众生的事在不同的空间广为流传开来了,到这个道场来的众生越来越多。除了要求超度的众生,不时还会有一些鬼神、龙天善神、魔王等前来看看,上来和我说说话,说是听到传闻,前来看看是不是讲的那样。有的鬼神看了,说传闻属实,就留下来了,并得到超度;有的龙王太子来了,很有尊敬心地留下来作护法;有的天神则会把他自己介绍给我;有些魔王在这里看到超度众生的情况,受到教育,听经闻法,觉悟后被超度。  
       
        超度众生让我从中获益匪浅,烦恼越来越轻,心越来越清净。我感到这样的机会是非常珍贵的,应该让更多的师兄们参与进来,积功累德。我在学佛小组学习时,向大家介绍了我们近来集体念佛超度众生的情况,谈了自己的体会。并提请各位师兄,有时间,愿意参加的,可以自愿参加。我跟大家讲,我们学佛,就是修自己的清净心,集体念佛超度众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参加超度众生,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就是认真念佛,不要求你做其它的事,对你自己的修行有益无害。我请大家参加,就是希望把一个好的、修行的增上缘带给大家。所以,超度众生的过程中,看到众生附体讲话,如果不理解,也不要多想,更不要去讲,过一段时间,相信你会理解的。我也跟大家提及,念佛超度众生时,自己得到佛菩萨加持,内心清净的情况,请大家自己去体会。小组的同修都很乐意地参加了,大多数人都能坚持到最后。只有一、二个人因为缘不成熟,抱着怀疑的心来参加,心不清净,参加一次、两次就没有再参加。到了后期,我又邀请了本市另一个学佛小组的师兄们,她们当中的大多数人也都能积极地参与,并给予了充分的理解和支持。我们小组的师兄们也介绍自己的亲友前来参加。
       
        集体念佛超度众生的事情,我们从没有听说过,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是众生听经闻法觉悟,信愿持名,在阿弥陀佛愿力加持下,接引而去的;而超度到人、天两道,其中有很多是通过人的身体而去。集体念佛,用人身度众生,听护法神讲也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每次超度的众生结束时,护法神都要上来讲话,告诉我们超度众生的情况。初期超度众生,众生听经闻法少,觉悟不够,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的人数很少,每次都在十几人、几十人以上;到天道的众生,每次都在几十人、几百人以上;而投人胎的,人数之多,不可思议(现在通过听经闻法,众生觉悟了,大多都想出生死轮回,超度众生,整个反过来了,到极乐世界的多,到天道的少,投人胎的每次只有几人)。这么多人投人胎,地球根本容纳不下,可知这些人大部分都到其它星球上去了。每次超度众生,佛菩萨都来参加,经常来参加的有西方三圣、弥勒菩萨、韦驮菩萨等;并安排有大批的护法神前来维持秩序,多的时候达到几千人。所以,超度众生的工作都是在佛菩萨的亲临和加持下,以及在护法神的护持和帮助下完成的。名义上是我们超度众生,其实我们只是参与了超度众生,没有佛菩萨的亲临和加持,没有护法神的护持和帮助,这种大规模地念佛超度众生我们根本没有能力来做。
       
       念佛超度众生,对于邱居士来讲是一件非常艰苦的工作。每次度众生,众生从身上走时,她因为走入佛门的时间短,还没有认真修行,身体也比较差,每度走一批,都要让她休息一会儿,再开始度下一批。有时,安排当天主要是度地狱众生时,从地狱中得以脱离的众生在邱居士身上讲话时,心情非常激动,告诫大家不要走他们的路,要好好修行。在讲话中因为体弱难支,常常会讲着讲着昏倒在地。邱居士在超度地狱道众生时,身体受到的影响较大,经常过度劳累而晕过去,要休息好一会才能重新开始。而每次超度地狱道众生和落难众生时,都要求我们俯下身来,让众生从我们的身上得到超度。超度结束后,我们也都会感到很劳累。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后来在实践中得到解决。就是我们在超度众生的过程中,除了中午吃饭,中途不停下来休息,结果大家念佛念得很清净,得到佛菩萨的加持,超度众生结束后,身体并不感到劳累,而且因为连续念佛,超度众生的效果会更好。过去的做法,超度一批,大家休息一下,让大家的心不清净,念佛的效果受到影响,佛菩萨的加持受到影响,这才是劳累的根本原因。
       
         每次超度地狱道众生时,观世音菩萨都要带着护法神把地狱众生背上来,陈师兄也经常参加,看到地狱众生的悲惨的景象,陈师兄往往会忍不住地嚎啕大哭。师兄们也会因此而感受到地狱众生的痛苦,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
       
         在超度众生的过程中,最让大家感到难以把握的就是众生到邱居士的身上来讲话,因为各类的众生都有,从毛毛虫到天人、都可以借用她的身体来讲话,也有魔王上来讲话,有时魔还会冒充佛菩萨,往往会利用我们一些同修的习性,讲一些话来挑拨离间,破坏我们的团结,来达到破坏我们念佛超度众生的目的。
       
        我们念佛超度的众生,有地狱道众生(包括各层地狱的鬼王)、鬼道众生(包括鬼神、鬼王、阎罗王等)、畜生道众生(包括龙王、大仙等)、天道众生,也有魔道众生和孤魂野鬼。
       
        历史名人、帝王将相、近代领袖人物、龙王、鬼王、阎王、天人等要求我们超度时,都会上来介绍自己,并把自己被超度到哪里去的情况告诉我们;各位师兄的家亲眷属、堕胎灵婴、冤亲债主、前世师兄、徒弟等也会上来讲话或临行前留言;各类众生上来要求为他们在水镜禅寺立牌位;也有冤亲债主上来诉说前世和某人结怨的情况;还有天人前来要求帮助,救度他们因为犯罪受到天庭处罚被关禁在下界的亲人。因此,我们与多维次空间的众生进行了广泛的交往。

(一)与鬼道众生的交往

 1、小莲往生
       
        我们度众生不久,就亲眼目睹了因车祸身亡的妻子,以附体的方式和自己的丈夫对话的一幕。每位师兄都深感惊奇,也更加深信佛法讲的,人是没有生死的,生死只是转世。
       
        这天,本地西阳村的村民张某某带着女儿来到寺院,为刚刚因车祸过世的妻子—小莲立牌位超度。
       
       我们在度众生的过程中,看到一个众生附体上来后,便起身回头找人,只见她走向张某某,对着他说:“我是小莲,我是被三个冤亲债主推着撞车的。”说着、说着,就泣不成声。并指着女儿讲:“你要把两个孩子照顾好,你不要再结婚了。”张某某也看着妻子哭着说:“你走了,我也苦呀。”一个大男人,家里有田要种,两个孩子都还没成家,需要照顾,又去年盖了新房,欠了一大笔债,还等着偿还。张某某既要养家,又要父兼母职,想着、想着,不禁悲从中来,与这阳阴两隔的妻子,相对而泣。小莲看着张某某,嘱咐他说:“去年盖房子,我向别人借的钱,你一定要还人家。”张某某点头答应了。小莲再看了看女儿,又对女儿说:“你在家要好好听爸爸的话。”我们趁这个机会,劝她皈依佛们,放下一切,好好修行,往生极乐世界;也劝说她的丈夫和孩子要念佛修行。小莲接受了我们的劝告,并要求她丈夫要好好念佛。临走前,她对丈夫讲:“我也要走了,有时间我会来看你们的,你要好好念佛。”说完,转身离开。我们十几位师兄们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大家对因果报应、六道轮回的事实真相深信不疑。
       
        小莲在村民的眼中,是一位善良的人,平时,村里人有什么事,找她帮忙,她总是二话不说,高高兴兴地帮助别人。在我们的超度下,小莲临走前告诉我们:“观世音菩萨带我到二层天去修行。”
       
        后来,我们每个星期六度众生,张某某都带着两个孩子来念佛,小莲又来看望了两次,每次来,都嘱咐丈夫和两个孩子要好好念佛。小莲第三次来时,告诉大家,因为她修行精进,观世音菩萨把她带到身边去了。并且告诉丈夫和孩子︰“我不再来了,希望你们要好好修行,往生极乐世界。” 
       
          2、高文林求助
       
          邱居士有一次遭遇魔难,我请假去帮助她化解。当事情结束后,我正在和邱居士交谈,一个众生上来说话。我问他:“你是谁?”他告诉我:“我叫高文林,我是她(邱居士)的邻居,我过去在高家埭村是最富有的,做生意赚了几十万。”他讲到他过世后,他的儿子做生意被人骗了,家道中落,对他也没有供养,所以他在鬼道生活很苦。请求我帮助他。
       
         我跟他讲:“你既然在做人时,很富有,说明你的福报还是可以的,你怎么到了鬼道,日子会变得很难过呢?”他告诉我,他自己的冤亲债主很多,还有儿子的冤亲债主也来找他,他的钱全部还债,还不够,所以日子很难过。我听了,就规劝他走入佛门好好修行,我星期六会为他在道场立一个牌位,让他到那里去听经闻法修行。他很高兴的答应了。
       
         星期六,我们到道场,我为高文林立了牌位,把他请到了道场。我们度众生时,高文林上来,请求我们为他的冤亲债主烧点纸钱,这样,他可以离开这里,出去修行。我答应了他的要求,请邱居士为他买了点纸钱,烧给他的冤亲债主。隔个星期六度众生时,高文林被超度去修行去了。
       
       3、超度方女士
       
       四川省自贡市的一位周居士,母亲方女士害病过世了,请我为她的母亲立一个牌位。我答应他的要求,星期六为他母亲立了牌位,点香请她过来。我们度众生,中途休息时,一位众生主动上来和我谈话,我问她:“你是谁?”她说:“我是四川自贡的方某某。”我开始以为是周居士的母亲,可是一谈话才知道这位不是周居士的母亲,周居士的母亲刚刚过世一个星期,而这位众生,已经过世几年了。我感到很奇怪,就问她:“你是怎么来的?”她告诉我:“我在鬼道里,听到你喊四川自贡方某某,我一听正是叫我,我就来了。这里太好了,简直就像是到了天堂。”我这才明白,因为同修给的地址太简单了,我点香请他母亲时,同名同姓的人都会来。这位同名同姓的众生主动提出让我帮助她,要求我为她的冤亲债主烧一点纸钱。说他们跟着她,使她不能好好修行。她讲:“这件事对我们来讲很难,对你们来讲很简单,花不了几个钱,只要一百斤就行了。”我听了摸不着头脑,于是问她:“这一百斤是怎么一回事,是一百斤纸钱吗?”我向她了解,她告诉我:“只要二个元宝就可以了”。我一听,这个没什么。告诉她:“我会多烧几个元宝给他们的。”帮助她化解了这个困难,度她修行去了。
       
         回去后,我请四川自贡的周居士把她母亲的详细地址报过来,又重新为他母亲立了一个牌位。这天,度众生中间休息时间,又有一位众生上来讲话。我一了解,是四川自贡的方某某,可是一谈话又不是他的母亲。这是一位女医生,四十多岁,过世才一个多月。她告诉我,她在世时,也喜欢做一些好事,比如说为灾区捐款啊等等,所以死后,在鬼道日子还是很好过的,有专人照顾她。阎罗王劝她去投胎,她讲自己也想去投胎,还想做医生。边上的一个鬼王跟她讲,某某地方在度众生,你可以去看看。正好听到我叫四川自贡的方某某,和她的姓名一样,她也就赶过来了。她说同名同姓来的有十五个人。她想上来和我说说话,所以就上来了。我劝她在这里好好听经闻法,不要再去投胎了,一投胎,又是迷惑颠倒,要想闻法修行就难了,在六道中轮回是很苦的。现在有这个机缘,要抓住机缘,在这里好好听经闻法念佛修行,这一生往生极乐世界去。她听了,答应不去投胎,要在这里听经闻法修行。
       
         我们在超度众生的时候,又有一位方女士上来讲话,我一了解,正是周居士的母亲,她上来感谢我们。我们为她皈依后,为她超度,她临走前告诉我,她被度到两层天去了。 

(二)与天道众生的交往
 我们在度众生的过程中,与天道众生之间的交往也时常发生,从救东海龙王三太子开始,我们与玉皇大帝和天道众生之间就结了缘。有时有天道的众生因为母亲犯错被压在世间的山下,来请求帮助解救的,像这种情况,我们一般都请观世音菩萨加持,帮助解救;也有天道的众生犯错被关,被观世音菩萨救出,到道场来忏悔,并要求超度的,像七仙女、嫦娥等;有一位女将军在道场忏悔后,留在道场当护法;也有天道众生下来,请求超度的,像太上老君、太白金星、七仙女中的五位仙女(只有一位没有来)、百花仙子、南天门守将等等。对于天道众生要求超度,我们都要了解是否经过玉皇大帝的批准,如果没有,我们一般都请他们回去申请,批准了我们再帮助超度。天道的众生一般都被超度到西方极世界去,像我非常尊敬的太上老君也被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有天道将军好奇,到道场来看看,和我们说说话、结结缘的;也有天道众生犯错误,身体被关禁在下面,神识却附在世人的身上享受供养的,到道场来,被我们劝说后超度往生。
       
         1、落难将军觉悟往生
       
         2007年6月份,我们度众生时间还不久,这一天来了一位60岁左右的妇女,因为身上有众生附体,所以前来请求帮助解决。这位妇女身上的众生和一般众生不一样,他以唱越剧代替讲话,而且唱的还很纯正。他以唱代讲,把他的情况介绍给我们。我虽然到浙江工作已经有二十六个年头了,浙江很多地方的话一般都能听得懂,但越剧很少听,很难听懂,只好请邢师兄代为翻译。了解到这位附体的众生,本是天上的一位将军,因为看到嫦娥,动了色心,被玉皇大帝处罚,谪贬下凡间,禁闭在东海。他的神识却来到人间,附在这位妇女的身上,藉以得到供养。刚开始,我们劝他离开那位妇女,跟他讲:“你附在别人身上求供养,人家并不欢迎,你还是留在我们道场听经闻法修行,我们可以超度你往生极乐世界。”他还不以为然,自以为是一个天人,对我们的话半信半疑,还不相信我们可以超度他,不愿离开那位妇女。后来在道场看到我们念佛超度众生的情况,他动了心,但还是舍不下自己的肉体,他问我:“我的身体还关在东海,你们能把我的身体救出来吗?不然我怎么往生?”我跟他讲:“你往生极乐,东海这个身体就不要了,你这个身体是有生灭的,到极乐世界会有新的身体,那个身体是不生不灭的。”这样,他才放下心来,在我们的超度下,往生极乐世界。
       
         以后,天道的众生来多了,像七仙女、嫦娥、女将军来时,讲话都是唱的,但她们唱得不一样,是其它的地方戏。我们才知道,欲界二层天的众生是以唱代替讲话的。但天人男众到道场来还是讲话的多,唱的少。
       
          2、南天门守将要求超度
       
         这天我们正在度众生,突然一个众生上来,自称是南天门的一位守将,随行有几位天人,来请求超度。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天人来求超度,听他介绍情况之后,我首先表示欢迎,因为是第一次处理这样的事,我冷静地思考了一下,想到天人也有天条规定,要超度他们,事前应该上报玉皇大帝,得到批准,这样再超度他们,才是合适的。不能没有批准就随便地超度他们,这样做是不妥当的。否则,会影响天国的正常秩序。我问他:“你们要求超度,是否报告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是否同意了?”他告诉我:“没有,我们是偷偷下来的。”我说:“这样不好,你们应该上报玉皇大帝,玉皇大帝同意了,我们会超度你们的。”他们请求我们:“请你们代我们求求观世音菩萨,请他帮助我们。”我答应他们的要求:“好的”。那边他们上去请求玉皇大帝批准,这边我们集体念观世音菩萨圣号,请求观世音菩萨加持这些天道众生,让他们得到批准,能够得到超度。观世音菩萨有求必应,在观世音菩萨的帮助下,这几位天人得到玉皇大帝的批准。他们来到道场,感恩观世音菩萨,感谢道场的各位师兄,在我们的超度下,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
       
        从这以后,经常有天道的众生前来请求超度。 
       
          3、百花仙子求超度
       
         有一天百花仙子前来要求超度,按常规,我们还是先询问是否请示了玉皇大帝,玉帝是否同意了。百花仙子告诉我们,玉皇大帝不同意她走,但她自己想往生极乐世界,而且态度很坚决,请我们代请观世音菩萨加持。我们答应她的要求,大家念观世音菩萨圣号,请求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慈悲加持,请求玉皇大帝慈悲恩准,让百花仙子往生极乐世界的愿望能够实现。玉皇大帝亲临凡间,告诉我们:“我是玉皇大帝,现在要求往生极乐世界的天人也很多,但我不能随便批准,因为还要维持天上的正常工作秩序。白花仙子暂时不能走。”我问玉皇大帝:“百花仙子管理天上的花,这项工作是不是别人不能随便可以顶替的?”玉皇大帝讲:“是的,虽然现在也有很多人被超度到天道,但这项工作,需要有特殊的技能,要经过一定时间的修行才能承担这项工作,并不是别人马上就可以接手的,所以暂时不能走。”我们理解玉帝所说的,这种事情和人间是一样的,一个岗位要走人,必须要有一个熟习这个岗位工作技能的人来接替,才能保证这个岗位工作的正常进行,否则会影响到整体的运作。我们也理解玉皇大帝是非常支持我们度众生的,他老人家亲临凡间来讲这件事,这是他对我们做件事表示尊重。否则,他可以派个官员下来传达他的意旨即可。所以,我们表示能完全理解玉皇大帝。我讲:“这项工作别人一下接替不了,百花仙子暂时不能走,请玉皇大帝早日安排好接替人员,百花仙子有人接替工作后再来,我们希望你能早日满足愿望,得到超度往生。”
       
        后来,百花仙子的工作得到新百花仙子的接替后,到道场来请求超度,被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
       
         4、七仙女、嫦娥落难归来
       
         七仙女、嫦娥在中国是家喻户晓的神话人物,七仙女和董永的爱情故事、嫦娥奔月的故事流传久远。我们从没想到有一天会和这些神仙故事中的女主角面对道场。当她们告诉我们姓名时,我们才了解,原来这一切都是真实的故事。七仙女、嫦娥到道场来,首先都是礼佛三拜,感恩观世音菩萨的救度,感谢玉皇大帝开恩,使她们得以离苦。她们唱着我们并不熟悉的唱腔,虽然我们不能完全听明白她们所唱的内容,但我们知道她们是对自己的错误表示了真诚的忏悔。我们很高兴和她们结缘,超度她们往生。七仙女被超度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了,嫦娥还是回到了天上。
                 5、天王关怀超度众生 
       
       四大天王有时会代玉皇大帝前来看望和慰问我们,玉皇大帝也亲自前来看望过我们,他对我们度众生给予充分的肯定。玉皇大帝明确地告诉我们,因为我们度众生,免除了本地当年的水灾,并表示要免除当地三年的灾难。
 

(三)与护法神之间的交往
我们在集体念佛超度众生的过程中,和护法神的接触较多,因为开始时,我们集体念佛超度众生,考虑到大家的身体,护法神是一批一批的安排众生进来超度,所以往往根据众生的多少,会在时间的安排上适当作些调整,所以和我们之间的交往较多。在第二次开始集体念佛超度不久后,我们请求护法神护持,在集体念佛超度众生的过程中,不允许打手印和众生附体讲话。护法神听取了我们的意见,集体念佛不再允许众生附体讲话,护法神也和我们之间不再讲话交流。
       
         第一次集体念佛超度众生的工作是由护法神作出安排的(二年为期,因为某种原因,实际一年零五个月就结束了。不久以后又由护法神要求,我们开始第二次的集体念佛超度众生)。刚开始,一个星期内前来要求超度的众生的数量,我们一天就能够完全超度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超度众生的事在三界越传越远,要求超度的众生也越来越多。有国内的众生,也有国外的众生;有亚洲各个国家来的众生,也有美洲、欧洲、非洲来的众生;有近代的众生,也有古代的众生;有天道的众生、鬼道的众生、畜生道的众生,除此之外,还要定期安排地狱道的众生。这样一来,一个星期内来的众生的数量远远超出了我们一天能够超度的量。在道场周边聚集的众生也越来越多,护法神护持道场的任务也就越来越重。所以每次超度众生,都会安排更多的护法神来维持道场,以保证超度工作的正常进行。因为众生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超度时,有很多众生也是拼命向前挤,希望能够得到超度,这样,便增加了护法神的工作数难度。
       
       安排超度地狱道的众生时,因为地狱道的众生长期经受地狱的苦刑,身体非常虚弱,都是观世音菩萨带着护法神从地狱中驮上来的。超度时,我们必须伏下身来,让他们能够从背后通过,得到超度。每度走一批,护法神都会要求我们休息一会,以恢复体力。
       
       有时,道场的众生太多了,护法神会上来和我们协商,要求延长超度的时间,我们都是无条件地答应下来。然后,给家里打电话,说明今天超度众生的任务比较重,要晚一点回家。因为时常出现这种情况,家人也就习以为常了。
       
       有一次魔境的众生成群而来,要破坏我们超度众生,护法神告诫大家,念佛念经中可能会出现昏沉的现象,要求我们更要精进修行,要经得起这个考验。他们会护持我们的安全的。
       
       每次超度众生结束后,护法神都会祝贺大家,今天超度了多少众生,大家功德无量。告诉大家今天有哪些佛菩萨亲临现场,各位佛菩萨亲临现场的时间。告诉大家度众生的情况,今天度到西方极乐世界的众生有多少,度到天道的有多少(有时还会明确地把度到一层天至四层天的人数告诉我们),投人胎的有多少,安排去修行的有多少。
       
       我们到水镜禅寺超度众生不久,护法神明确要求大家从某日起,要穿海青进念佛堂念佛度众生。看到有些同修在念佛堂里面穿海青、脱海青,护法神要求大家要维护道场的庄严,必须在外面穿好海青才能进入念佛堂,也必须出了念佛堂才能脱海青。有些同修们没有海青,就赶快去买海青,都能自觉地按照要求去做。
       
       水镜禅寺地方小,以往来要求超度的人,都是当天立牌位,当天超度结束后,就随即把牌位烧掉。但自从我为同修们解决修行中遇到的各种魔难和病苦,为他们在水镜禅寺立牌位后,如果众生没有度走,我都不烧牌位,这样一来,大家也都跟着这样做,慢慢地立的牌位就多了起来。我们按照东西两面墙的大小,买了两块大黄布,从上到下缝制了一层一层的小布袋。到了后期,牌位还是放不下。不得已之下,我们只好把牌位重叠起来放,有时一个小袋子里同时放置了十个左右的牌位。
       
       刚开始时,人们前来立牌位,都是在念佛堂的一张桌子上办理的,在办理的过程中,难免会讲话,对我们念佛度众生多少会有一些影响。护法神便要求我们不要在念佛堂里办理,我们听从他们的意见,把桌子搬到隔壁的一间小房间里,在那里办理立牌位的事宜。
       
       在超度众生的休息时间,有些同修会在念佛堂里讲话,护法神告诉大家,有很多众生在念佛堂里念佛,讲话对他们有影响,要求大家在念佛堂要止语。大多数同修都能配合,在休息时,离开念佛堂,不在念佛堂里讲话。
       
       随着超度众生的事在不同空间传开后,前来要求超度的众生很多,这就涉及到无形众生饮食供养的问题。开始我们度众生,只是在念佛堂里进行供养,没有考虑到道场外的众生无量无边,这些众生得不到供养。
       
       二00七年年底,东天目山下院出现同修被附体的情况,并且情况严重,闹得人心不安,在道场参学的同修纷纷离开,人员减少了一半。下院的开义法师原是和我们一起学佛的同修,后来到东天目山做义工,在那里出家。她把东天目山下院出现附体的情况告诉我,希望得到帮助,我答应帮助他们。开义法师请示住持开程法师,是否把附体的居士带到水镜禅寺来,请我们帮助解决。开程法师听开义法师的介绍后,亲自开车把被附体的那位居士带来,随行,东天目山的许多众生也跟随前来,其中包括一些战争中死亡的士兵。我们请陈师兄查一下东天目山下院的情况,陈师兄告诉我们有一群魔境众生聚集在下院,要占领这个道场,这是造成下院动乱不安的主要原因。我请陈师兄把这一群魔境众生全部请到道场来,我们为他们在这里立牌位,请他们到这里来听经闻法,我们帮助超度他们。陈师兄和魔境众生经沟通后,他们都很高兴,排着队来到道场。于是,造成下院动乱不安的主要问题得到了解决。当天,我们超度众生时,很多东天目山来的众生和这些魔境的众生得到了超度。
       
       中午吃饭时,不知什么原因,有的菜味道很苦,我们第一次吃到这样苦的菜,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对第一次在这里用餐的开程法师,我感到很不好意思,真的失礼了。我想这菜怎么会苦呢?开程法师当天下午回去,留下开义法师、一位居士和被附体的江苏居士。
       
       第二天,我们到道场去帮助处理附体,中午吃饭,不但菜苦,连饭也是苦的。正当我们疑惑不解时,一个东天目山来的众生上来哭着说:“我们在东天目山天天没有饭吃,你们却吃得这么好。因为你们心地善良,所以我们东天目山来的众生都在抢你们的饭菜吃,饭菜当然苦了。”我们这才恍然大悟,大家一起放下筷子,合掌念阿弥陀佛,让东天目山来的众生先吃,然后自己再吃。虽然饭菜很苦,可是我们的心很清净,没有一位师兄发出怨言。
       
       长期以来,我们在念佛堂一直供养牌位上的众生,从来没有吃过苦饭菜。护法神上来和我们沟通后,我们才了解到道场周围前来要求超度的众生很多,都没有饭吃,护法神很慈悲,亲自烧饭来供养这些众生。我们了解这个情况后,每次度众生都进行大供养,来解决众生吃饭的问题。进行大供养要按照《供养仪规》进行,护法神要求我们学唱,认为这样做可以庄严道场。我们尊重护法神的意见,学习唱诵。这样做起供养来,确实感受到一种庄严的气氛,有利于接引众生。
       
       但因为有了东天目山众生来吃饭的先例,使其他众生也为了吃饭的问题来请求我们帮助解决,所以我们又继续吃了一段时间的苦菜饭。首先上来的是当地的地主,他讲:“我是一个小孩子,你们没有供养我,我天天没有饭吃,很苦,所以要抢你们的饭菜吃,让你们也吃点苦。”我们向他陪礼道歉,告诉他:“我们不是有意这样,实在是我们并不了解还有你这样一位鬼神没有吃到饭。”我请他今后到念佛堂去吃饭,他才高兴的离去。
       
       春节期间,我们在寺院度众生,依然吃的是苦饭,这又是什么原因呢?我们请陈师兄开示,护法神告诉陈师兄,念佛堂牌位上的众生,有很多是北方人,要求我们要供养面食,我们答应他们每天买镘头供养他们。他们还告诉我们,众生都喜欢吃炒蚕豆,也要求我们在买水果供养的同时,要买甘蔗供养他们,并告诉我们,这样做了,今后就不会再吃苦饭了。我们都一一答应了他们的要求,并马上做出安排。
       
         在我们心目中,一切众生,包括护法神和寺院内的鬼神,都是我们过去世的父母、家人、六亲眷属,也是未来佛,我们把他们请到道场来听经闻法,念佛修行,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我们应该满足他们的基本要求。我们修学佛法,发愿“众生无边誓愿度”,就是要从现在开始做起。我们每一位师兄在家里听经闻法,不管你是否请,都会有众生前来参加。如果修行有所成就,还会有众生跟在我们的身边念佛修行,其中包括我们今生过世的家人、过去世的家人、祖先、冤亲债主、鬼神和魔境众生。可是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在恶道受苦受难,生活和修行的环境都非常艰苦,他们到我们身边念佛修行,我们应该帮助他们。如吃饭时,可以想象饭菜变成须弥山一样多,然后念佛十声,接着念:此食遍十方,一切鬼神供(七遍);或念供养咒来供养他们。有条件的给佛菩萨供养水果等时,也供养他们。每次功德回向时,也应该回向给在身边修行的一切众生、家里的众神和护法神,来帮助他们更好地修行,这个功德也是无量的。在这个过程中处理好我们和天地鬼神的关系,培养我们的善心和慈悲心。我们这样做,我们是为生生世世的父母、为万姓祖先尽孝心;我们的善心、慈悲心可以帮助我们来化解和累生累世冤亲债主的怨结,使他们转而护持我们;我们的善心、慈悲心,就能令在我们身边修行的一切众生都成为我们的护法;我们的善心、慈悲心,就会得到护法神尽心尽力的护持。
       
       记得有一次超度众生,因为众生比较多,我们几位外地的师兄没有回家,继续留在道场里,晚上和本地的师兄一起度众生。结束时,一位本地的师兄因为夜晚走路有些害怕,看到其他的师兄走了,一时情急,把海青一脱就随手丢在堆放的拜垫上,转身就追了上去。第二天,她来到道场,再也找不到自己的海青,大家也疑惑不解,海青怎么会不见了。后来护法神上来告诉大家,因为她对海青不尊重,随手乱丢,所以,护法神惩罚她,运用神通把她的海青搬运到东天目山去了。这对大家是一次很好的教育,从此同修们海青脱下来,再也不敢随手乱放,不是挂起来,就是折叠好了放起来。
       
       水镜禅寺的最后一位老主持,因为这个寺院是在他的手上败落的,所以他很内疚,一直留在寺院旧址修行,期待着有一天能看到这个寺院重建,然后再往生。我们到水镜禅寺来超度众生,他上来介绍自己的情况,痛哭忏悔自己的过错,并带着水镜禅寺原来的护法神参与到护持道场的工作中来。而水镜禅寺位于一个小镇的边上,当地政府有意将它开发为旅游景点,护法神主动上来告诫我们不要在这里建道场,这里不适合建立正法道场。于是我们劝说老主持要把这个执著的心放下,一心往生极乐世界。老主持后来听取了我们的意见,万缘放下,精进修行,被超度到极乐世界去了。
       
         2007年5月1日,我们到东天目山去参学,拜见了齐素萍居士,齐居士很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交谈中,她一再提议我要建一个念佛堂,并告诉我,可以建一个小一点的念佛堂,费用不是太多,并说建好了,她要来参加典礼。过去,我还真没有想到要自己来建念佛堂,齐居士提出来后,我感到这件事在条件具足时,应该要做,所以把这件事一直放在心里。超度众生,我为很多同修在水镜禅寺立牌位,众生多了,也有一些修持不够,一时不能往生极乐世界,留在道场修行,也希望我们建一个正法的道场;而我也深深体会到要普度众生,建立一个像新加坡居士林和东天目山这样的正法的道场确实是十分必要的。既然水镜禅寺不适合,那么应该把道场建在那里呢?我们请教陈师兄,陈师兄告诉我们最好是建在某市的西南方向或西北方向。我们为一切众生有感,佛菩萨有应。一天,一位众生上来和我交谈,他提示我们把道场建在本市西北方向八公里的地方。他告诉我,那里以前有一个寺院,寺院的周围有三个山头,看上去像一朵莲花。我问他是谁,他告诉我:“我是韦驮菩萨。”后来,我们按照韦驮菩萨的提示,到本市佛教协会了解,这个方位上有一个旧寺院毁坏后没有得到重建,这个寺院的旧址位于本市的沈家洞,寺院名称叫莲花寺。我们过去一看,周围的环境正如韦驮菩萨所说,有三个山头,站在旧址一看,确实像一朵莲花。由于我们申请建立居士林的要求没有得到批准,所以这个建立道场的愿望有待缘成熟时再做。
       
       我们要在某市西北方向建道场,但本地的一位同修却想把水镜禅寺重建起来。有一天,她提议陈师兄为别人看病应该收取费用,把这个钱用于水镜禅寺的建设。因为她曾经为水镜禅寺现有的这个念佛堂的建设做了一些贡献,而我们又是借用别人的道场,出于礼貌,我觉得不能否定她的这个提议;而邢师兄也是一个讲起话来,不愿让人起烦恼的人。我们并没有清楚地认识到这样做可能带来的不良后果。有一位护法神突然上来,指出这样做不如法。主要是讲陈师兄为人看病,如果收钱,这个道场的性质就变了,就不再是一个为众生救苦救难的道场了。后来又指出,这样做,首先要影响到我为众生的事来找陈师兄帮忙。因为每个星期有很多同修找我帮助,解决因为附体或病苦对修行的影响。我要请陈师兄帮助查明各位师兄附体或病苦的原因,指导或帮助各位同修来化解怨结。若要收钱,我在经济上就无法承受,就会影响到救度众生这件事;二是邱居士家在农村,度众生后,不能正常工作,儿子又在上大学,家里的经济条件不好。在度众生的过程中,她有些事要请问陈师兄,以解决思想上的一些疑惑。她因为走入佛门的时间很短,度众生过程中遇到的问题很多,有些事如果不能处理好,就会使她起烦恼,而直接影响到她参加念佛超度众生。再说,这样一规定,家里经济条件差的人有事就不能来请教陈师兄了。所以,这位护法神当时就表示要带二百多位护法神离开道场。我一听护法神讲的十分有理,马上忏悔自己错了,在这件事上没有智慧。但护法神并没有因此而留下来,我们度众生结束后,走到东狱庙才知道有二百多位护法神跟着我们离开了道场。我问他们离开后,到那里去,他们说要跟在我们的身边。我想到道场内外的众生很多,五百多位护法神一下走了二百多人,这会影响道场的正常护持,于是我和邢师兄劝请护法神返回道场。因为度众生毕竟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各地的众生源源不断而来,护持工作任务很重,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护法神,才能保障道场得到很好地护持。何况看病收钱这件事已经被我们否定了,我们劝请他们还是回到道场去。在我们的劝说下,护法神终于返回了道场。
       
         有一次外地的一位师兄到道场来参学,一位护法神上来开示她,指出她人生中的苦难,指导她修行中存在的问题和努力的方向,开示她前世和我们某些师兄之间的缘份,使她收获很大。当时,我在边上听了,说了一句:“没想到我叫她来,她和我们这里却有这样的缘份”。护法神听了,笑着说:“你还有自我。哪里是你叫她来的,是佛菩萨叫她来的。”我听了,觉悟到一个学佛的人,放下了自私自利之心,起心动念为一切众生,就会和佛菩萨的心感应道交,佛菩萨就可以感应你去做一些事。
       
         记得一次和一护法神交谈,他问我,你怎会知道是佛菩萨上来交谈?我告诉他:“每次佛菩萨上来,我的心都会很清净,一念不生”。我说这是佛菩萨加持的结果。他笑着跟我讲:“佛菩萨的心是慈悲善良的,你的心也是慈悲善良的”。我体会到,慈悲善良,和佛菩萨就是一心。
       
         我们身边有护法神的护持,但为何念佛念经时,常常会遭遇到一些干扰,有时干扰还很大。对此,我原来也有疑惑。但在和护法神交流后,慢慢我理解了。我们几位师兄身边都有众生跟着修学,正常情况下,人数都在一千人以上,有的家里道场比较好,众生有一万人以上,所以护法神护持我们的安全还是很辛苦的。因为我们是正法,对待一切众生都是礼敬的、平等的,护法神只能做劝说工作,不能动手,甚至有时还要恳求众生,遇到真正危险的情况,只好求助于观世音菩萨。 
         对于我们的干扰主要来自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我们自己的祖先、过世的家亲眷属、冤亲债主,前来寻求帮助。因为不能正面沟通,只有通过干扰的形式,引起我们的注意,使他们最终能够得到帮助。这种情况,护法神一般是允许他们这样做的。有几天,我一念经就感到精神很难集中,经了解是我的爷爷前来寻求帮助,我问他有些什么要求,他叫我为他念五部地藏经。念完后,他被超度到二层天去了。此外,也有冤亲债主前来报怨,有一段时间,每次小组学习,我讲法的时候,邢师兄都会出现昏沉的现象。经了解,每次讲法,都有一万多条毛毛虫上她的身体来听法。原因是邢师兄前世修行曾无意中踩伤了一个毛毛虫王,他讲他当时已经修行了数千年了,出来散散步,却被邢师兄无意中踩成了重伤,所以一直想要来报这个仇。他现在已经修了一亿多年了,本来他想害死邢师兄,但看到邢师兄修得很好,心地很善良,才打消了这个念头。出现毛毛虫上她的身体,是为了让她了解到这个情况。邢师兄马上忏悔,经过沟通,化解了这个怨结。
       
         二是在我们身边修行的众生的干扰。因为在我们身边的众生有些被度走了,同时,也不断地有其他的众生走进来,有时我们到菜场、医院或饭店都会为众生皈依,这些众生就会跟随在我们的身边,而他们不了解怎样修行,往往在我们念佛念经时,为了听得更清楚或得到更多的利益,他们会站在我们的肩膀上或头上,影响我们正常的念佛念经。像这种情况,护法神要求我们要多做沟通和开示。我就劝说众生修行是修自己的清净心,要求他们要放下自私自利之心,告诫他们:“你们站在我们的肩膀上或头上,影响到我们念佛念经或听经,也影响到别人,这样做对你们的修行没有帮助。你们只有认真听经闻法,念佛修行,放下自私自利之心,放下名闻利养的追求,放下五欲六尘的享受,放下贪嗔痴慢,才能在今生往生极乐世界,永远摆脱六道生死轮回”。一般来讲,沟通后,情况就会好转。我因为在学习讲法,所以我在一边放经给众生听时,一边自己要准备讲稿,这样对众生听经会有一定的影响,所以有时众生也会干扰我。我就对他们进行开示,告诉他们我这样做的理由,并将这一部经重复放多遍,这样做效果是好的,干扰就大大地减少了。
       
         三是魔境众生的干扰。有些魔境众生修行了几亿年,甚至几十亿年,功夫很是深厚。他们来干扰时,那个力量是很大的,让你精力极度不能集中,无法听经、念经。像这种情况,你不能警觉到,就会昏睡过去。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站起来绕佛或拜佛。护法神遇到这种情况,他很难管,一般只要不影响到你的生命安全,也只有让他干扰你。因为修行本身就是要求你要能经得起魔的干扰的考验。开始,我们也不理解,在心里还会对护法神有些想法和埋怨。当我们和护法神沟通了解了情况后,我们也体会到护法神工作的艰难,真正了解了他们。比如说2008年二、三月份间,魔境众生成群结队而来,有些是因为他们的魔王被我们度走了,有些是他的魔境众生被我们度走了,而前来报复;有些甚至是几十亿年前和某位同修结下的怨结而前来报复。来的魔王中,有些修了几十亿年、上百亿年,我们身边的护法神人数较少,虽然临时增加了护法神,也难以应付。护法神只能劝说这些魔境众生,甚至恳求他们,最后在佛菩萨的加持下,才平安地度过了这一场危机。
       
       最后,我要说的就是护法神和我们是一个整体,在我们整个修学过程中都离不开他们的帮助,我们要理解他们工作的艰辛,我们所取得的一切进步都有他们的真诚地付出,我们要真心地感恩他们,我们的成就就是他们的成就。

  评论这张
 
阅读(1881)|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