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伊甸园

幸福有路修为径 , 苦海无涯爱作舟!————幸福智慧文化传播中心

 
 
 

日志

 
 

大学生追求真理的坎坷路  

2011-10-07 07:53:34|  分类: 信佛因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 者 按 :  这 篇 文 章 讲 述 了 一 个 青 年 知 识 分 子 是 怎 样 走 上 佛 教 信 仰 之 路 的 。 他 的 心 灵 历 程 ,在 当 代 中 国 青 年 佛 教 徒 , 尤 其 是 知 识 分 子 佛 教 徒 中 颇 有 代 表 性 。

 说 起 来 也 许 你 不 信 , 我 曾 经 是 一 个 非 常 坚 定 的 辩 证 唯 物 主 义 者 , 还 在 上 高 中 的 时 候 就对 哲 学 方 面 的 问 题 比 较 留 心 。 高 中 的 政 治 课 老 师 教 课 很 有 一 手 , 说 起 话 来 幽 默 风 趣 , 经 常 引导 我 们 进 行 热 烈 的 讨 论 , 所 以 我 的 政 治 课 成 绩 还 不 算 差 。 而 那 时 我 可 以 说 是 非 常 钦 佩 马 克 思的 , 由 衷 地 为 辩 证 法 所 倾 倒 , 到 高 三 的 时 候 甚 至 在 一 篇 文 章 的 影 响 下 买 了 三 大 本 厚 厚 的 《 资本 论 》 回 来 抱 着 啃 。 你 说 , 我 算 不 算 是 个 狂 热 的 无 神 论 者 呢 ? 那 个 时 候 的 天 真 执 着 现 在 回 想起 来 都 不 禁 莞 尔 。

 不 过 那 时 我 还 年 轻 , 很 容 易 接 受 新 事 物 , 并 且 由 于 我 祖 父 的 传 统 文 化 思 想 对 我 的 影 响颇 深 , 所 以 当 我 进 了 大 学 以 后 情 况 发 生 了 一 些 变 化 。 那 时 正 是 全 国 一 片 “ 气 功 ” 热 潮 , 不 由分 说 把 本 来 就 喜 欢 武 侠 小 说 的 我 裹 了 进 去 , 除 了 狂 热 地 “ 修 炼 ” 严 新 的 气 功 外 ( 我 可 是 专 门从 北 京 邮 购 了 十 盒 磁 带 呢 ) , 还 参 加 了 省 气 功 协 会 组 织 的 学 习 班 ( 不 好 意 思 , 协 会 就 在 我 们学 校 , 近 水 楼 台 先 得 月 吧 )。 对 于 气 功 和 特 异 功 能 这 些 用 常 理 无 法 理 解 、 用 科 学 理 论 无 法 解 释 的 现 象 充 满 了 好 奇 , 那 时候 大 家 谈 的 最 多 的 恐 怕 就 是 严 新 、 张 香 玉 和 张 宝 胜 了 。 那 个 时 候 我 想 , 大 概 “ 灵 魂 ” 、 “ 特异 功 能 ” 这 些 东 西 确 实 存 在 , 只 是 目 前 的 科 学 理 论 还 没 有 办 法 揭 示 出 里 面 的 奥 妙 , 但 总 有 一天 是 可 以 解 释 的 。

   在 随 后 的 几 年 里 , 当 我 接 触 了 一 系 列 新 的 思 潮 和 文 化 著 作 后 , 却 终 于 从 一 个 坚 定 的 唯物 主 义 者 变 成 了 一 个 彻 底 的 唯 “ 心 ” 主 义 者 。 而 其 中 有 三 本 书 的 影 响 至 关 重 要 , 可 以 说 正 是这 三 本 书 改 变 了 我 一 生 !

   第 一 本 书 并 不 是 什 么 只 谈 大 道 理 的 论 述 文 , 而 是 一 本 纪 实 文 学 , 是 由 冯 精 致 写 的 《 易侠 — — 张 延 生 》 。 主 要 写 的 是 北 京 的 张 延 生 是 如 何 通 过 自 学 逐 渐 掌 握 了 运 用 易 经 六 十 四 卦 进行 预 测 的 方 法 , 并 由 此 接 触 和 修 炼 了 一 些 道 家 功 法 , 最 后 对 传 统 文 化 中 的 道 家 文 化 和 玄 学 内容 做 了 一 番 阐 述 和 发 挥 。

   这 本 书 立 刻 就 把 我 迷 住 了 , 从 此 以 后 我 就 对 阴 阳 五 行 和 易 经 学 说 留 上 了 心 , 买 了 不 少这 方 面 的 书 , 跟 着 就 受 到 柯 云 路 的 《 大 气 功 师 》 的 影 响 , 狂 妄 地 以 为 一 门 崭 新 的 学 科 — — 人体 宇 宙 学 从 此 在 眼 前 展 开 。 于 是 跟 着 时 代 的 潮 流 学 上 了 严 新 的 气 功 ( 只 可 惜 半 点 效 果 也 无 ,大 约 是 自 己 资 质 太 差 吧 ) , 又 自 己 买 了 不 少 书 来 学 占 卜 。 你 别 笑 话 , 我 们 可 不 认 为 那 是 简 单的 占 卜 , 给 它 起 了 个 现 代 味 的 名 字 叫 做 “ 上 古 预 测 学 ” 。 :) 随 后 就 顺 理 成 章 地 迷 上 了 中 医 。 说 来 你 或 许 不 相 信 我 迷 恋 中 医 到 了 什么 样 的 程 度 : 我 几 乎 把 整 个 中 医 专 业 的 全 部 教 材 都 买 齐 了 , 又 买 了 不 少 古 文 专 著 来 看 , 我 可以 随 口 就 报 出 身 上 什 么 地 方 有 什 么 穴 位 , 十 四 经 络 背 得 滚 瓜 烂 熟 , 甚 至 差 点 把 《 黄 帝 内 经 》中 的 《 灵 枢 》 篇 抄 下 来 ( 因 为 买 不 到 ) , 最 后 到 大 二 的 时 候 几 乎 准 备 转 学 到 中 医 学 院 去 了 。

   当 然 还 是 被 我 爸 妈 劝 住 了 。

   那 个 时 候 我 自 己 的 世 界 观 还 没 有 成 型 , 所 以 也 就 无 所 谓 自 己 是 信 奉 的 什 么 主 义 , 只 是因 为 怀 着 青 年 人 特 有 的 好 奇 心 理 , 对 一 切 新 生 事 物 总 是 喜 欢 追 根 究 底 。 所 以 那 时 我 对 一 切 无法 解 释 的 现 象 — — 占 卜 、 风 水 、 飞 碟 、 特 异 功 能 、 百 慕 大 等 等 都 有 着 强 烈 的 兴 趣 , 为 此 花 在买 书 上 的 钱 绝 对 不 在 小 数 。 因 为 那 时 我 “ 坚 信 ” : 在 所 有 这 些 不 能 解 释 的 新 事 物 面 前 , 现 代科 学 一 定 会 有 一 个 重 大 的 飞 跃 。 凡 有 禁 忌 , 必 含 真 理 嘛 。 至 于 这 些 东 西 该 怎 么 解 释 , 我 倒 觉得 不 妨 还 是 本 着 辩 证 唯 物 主 义 实 事 求 是 的 原 则 , 该 怎 么 办 就 怎 么 办 吧 。

   到 了 大 三 的 时 候 , 我 在 图 书 馆 无 意 中 看 了 一 本 美 国 佬 写 的 书 , 结 果 这 本 书 使 我 明 白 了, 我 这 辈 子 最 适 合 干 的 工 作 是 什 么 了 , 随 后 我 所 接 触 的 一 系 列 书 籍 却 使 我 彻 底 地 放 弃 了 唯 物论 。

   第 二 本 影 响 我 一 生 的 书 , 是 美 国 人 F · 卡 普 拉 写 的 《 现 代物 理 学 与 东 方 神 秘 主 义 》 ( 又 名 《 物 理 学 之 道 》 ) 。 读 了 这 本 书 , 我 才 知 道 , 原 来 在 现 代 科学 的 最 前 沿 — — 高 能 物 理 学 所 发 展 的 最 新 的 有 关 我 们 这 个 世 界 的 理 论 竟 然 与 古 老 的 东 方 宗 教所 揭 示 出 来 的 哲 理 有 着 如 此 紧 密 的 联 系 !

   在 过 去 的 几 十 年 中 , 物 理 学 家 和 哲 学 家 广 泛 地 讨 论 了 由 现 代 物 理 学 所 引 起 的 这 些 变 化, 但 是 人 们 很 难 认 清 这 一 点 。 它 几 乎 总 是 朝 着 这 样 一 个 方 向 , 即 趋 向 一 种 与 东 方 神 秘 主 义 所持 观 点 非 常 相 似 的 世 界 观 。 现 代 物 理 学 的 概 念 与 东 方 宗 教 哲 学 所 表 现 出 来 的 思 想 具 有 惊 人 的平 行 之 处 。 F · 卡 普 拉 在 书 的 开 始 就 指 出 , “ 这 本 书 的 目 的 就 是要 探 索 现 代 物 理 学 的 概 念 与 东 方 的 哲 学 和 宗 教 传 统 中 的 基 本 思 想 之 间 的 联 系 。 我 们 将 会 看 到, 二 十 世 纪 物 理 学 的 基 础 — — 量 子 理 论 与 相 对 论 — — 迫 使 我 们 观 察 世 界 的 方 式 与 印 度 教 、 佛教 或 道 教 信 徒 观 察 世 界 的 方 式 极 为 相 似 , 最 近 的 努 力 是 要 把 这 两 种 理 论 结 合 起 来 去 描 述 亚 原子 粒 子 的 相 互 作 用 性 质 , 当 我 们 考 察 这 一 点 时 将 会 碰 到 许 多 叙 述 , 几 乎 无 法 区 别 它 们 究 竟 是物 理 学 家 还 是 东 方 神 秘 主 义 者 说 的 。 ”

   在 随 后 的 论 述 中 作 者 将 量 子 理 论 与 印 度 教 、 佛 教 、 中 国 思 想 、 道 家 与 禅 宗 进 行 了 逐 一对 比 , 最 后 这 样 结 论 — — “ 现 代 物 理 学 的 主 要 理 论 所 导 致 的 世 界 观 与 东 方 神 秘 主 义 有 着 内 在的 统 一 和 完 美 的 协 调 。 … … 我 们 可 以 看 到 , 现 代 物 理 学 家 与 东 方 神 秘 主 义 者 的 方 法 似 乎 是 完全 不 相 干 的 , 实 际 上 却 有 许 多 共 同 之 处 。 因 而 它 们 对 世 界 的 描 述 之 间 有 着 惊 人 的 相 似 之 处 ,这 是 不 足 为 奇 的 。 而 一 旦 承 认 这 种 相 似 性 , 就 会 引 起 一 系 列 的 问 题 。 难 道 现 代 科 学 及 其 所 有的 复 杂 仪 器 只 是 重 新 发 现 了 几 千 年 前 便 为 东 方 圣 贤 所 知 道 的 古 代 智 慧 吗 ? 物 理 学 家 难 道 应 该放 弃 科 学 方 法 而 去 沉 思 ? 在 科 学 和 神 秘 主 义 之 间 能 否 互 相 影 响 , 甚 至 合 成 在 一 起 呢 ? ”

   这 本 书 可 以 说 是 把 我 的 心 紧 紧 地 抓 住 了 , 在 我 的 眼 前 顿 时 展 开 了 一 片 广 阔 的 天 地 。 那个 时 候 我 终 于 知 道 , 自 己 这 辈 子 最 适 合 的 理 想 是 什 么 了 。

   从 那 以 后 , 我 就 对 物 理 学 着 了 迷 。

   我 终 于 发 现 自 己 这 辈 子 应 该 做 个 物 理 学 家 , 应 该 用 物 理 学 的 知 识 来 探 索 和 揭 示 那 些 种种 不 能 解 释 的 现 象 — — 气 功 、 特 异 功 能 、 道 家 与 佛 教 、 易 经 预 测 、 飞 碟 和 外 星 人 等 等 。 那 该是 多 么 有 意 思 而 又 让 人 心 动 的 事 业 啊 。

   于 是 我 开 始 如 饥 似 渴 地 翻 阅 资 料 , 利 用 学 校 图 书 馆 的 便 利 条 件 , 读 完 了 爱 因 斯 坦 和 尼耳 斯 · 波 尔 的 传 记 , 又 借 来 历 届 诺 贝 尔 物 理 学 奖 与 化 学 奖 获 得 者 的 生 平 简 介 看 了 一 遍 , 终 于对 整 个 物 理 学 的 发 展 史 有 了 一 个 比 较 清 晰 的 认 识 , 其 间 在 一 本 《 大 学 科 学 》 上 的 科 普 文 章 引起 了 我 的 注 意 。 那 篇 文 章 在 谈 到 对 我 们 这 个 世 界 的 认 识 的 时 候 特 别 提 到 了 科 学 史 上 的 一 场 著名 争 论 — — 爱 因 斯 坦 和 波 尔 之 间 关 于 量 子 理 论 是 否 完 备 的 论 战 。 这 场 争 论 持 续 了 二 十 年 , 却谁 也 没 说 服 谁 , 但 在 两 颗 科 学 巨 星 相 继 陨 落 之 后 出 现 了 实 质 性 的 也 是 戏 剧 性 的 进 展 ( 这 在 我毕 业 后 所 出 的 《 第 一 推 动 丛 书 》 中 有 十 分 详 细 的 描 述 ) 。 关 于 这 场 争 论 以 及 后 来 实 验 得 出 的结 论 和 它 所 带 给 我 的 思 想 上 的 震 动 , 我 将 在 后 面 详 细 地 叙 述 。 这 里 我 先 说 说 大 学 时 代 是 怎 么想 的 。

   自 从 迷 上 了 物 理 学 以 后 , 我 就 开 始 探 索 改 变 自 己 的 人 生 道 路 的 可 能 性 。 那 时 我 已 经 不可 能 再 考 虑 转 学 了 , 重 上 一 次 大 学 未 免 异 想 天 开 , 唯 一 的 办 法 就 是 通 过 考 研 究 生 来 实 现 。 但是 你 可 以 想 象 , 一 个 从 来 没 有 学 过 量 子 力 学 的 电 子 系 学 生 想 考 理 论 物 理 的 研 究 生 该 有 多 么 难, 那 几 乎 也 可 以 算 是 异 想 天 开 了 , 但 我 却 仍 然 执 着 地 为 自 己 的 梦 想 寻 找 机 会 。 我 把 所 有 的 业余 时 间 都 用 来 看 书 , 因 为 学 物 理 必 须 要 有 良 好 的 数 学 基 础 , 而 在 工 科 院 校 是 不 可 能 学 那 么 多东 西 的 , 于 是 我 设 法 买 齐 了 北 京 大 学 数 学 系 的 全 部 教 材 并 开 始 了 自 学 , 又 按 照 武 汉 大 学 物 理系 的 教 材 列 表 逐 步 设 法 弄 全 了 整 套 教 材 。 为 了 买 那 些 书 , 我 几 乎 跑 遍 了 武 汉 的 大 小 书 店 , 也差 不 多 花 掉 了 上 千 元 的 钱 。

   在 此 期 间 , 我 无 意 中 接 触 了 一 门 崭 新 的 学 科 — — 混 沌 动 力 学 , 并 由 衷 地 为 其 所 揭 示 的秘 密 所 倾 倒 。 这 门 学 科 告 诉 人 们 , 即 使 是 如 同 牛 顿 所 想 象 的 那 样 , 我 们 这 个 世 界 是 机 械 的 和精 确 的 世 界 , 按 照 线 形 的 方 程 , 最 终 还 是 会 出 现 无 法 预 测 的 结 果 , 也 就 是 说 某 些 方 面 的 信 息我 们 本 质 上 是 不 可 预 测 的 ! 而 且 这 种 不 可 预 测 性 是 大 自 然 的 内 在 性 质 , 并 非 观 察 手 段 的 不 足, 当 然 也 是 “ 不 以 人 的 意 志 为 转 移 的 ” 。

   这 个 结 果 对 于 大 名 鼎 鼎 的 数 学 家 拉 普 拉 斯 来 说 恐 怕 是 致 命 的 , 拉 氏 老 先 生 曾 经 公 开 宣称 : 只 要 他 知 道 了 宇 宙 的 所 有 初 始 条 件 , 他 就 能 计 算 出 整 个 宇 宙 的 未 来 ! 不 知 道 他 老 先 生 看到 这 个 结 果 会 不 会 当 场 昏 过 去 。 :

   正 是 因 此 , 我 把 自 己 的 英 文 名 字 取 为 : Chaos(Chaos 的 中文 意 思 是 混 沌 , 指 宇 宙 未 形 成 前 的 情 形 — — 编 者 ) 。

   终 于 在 大 四 的 时 候 , 我 找 到 了 机 会 。 虽 然 父 母 都 鼓 动 我 考 研 究 生 , 但 我 对 继 续 考 电 子的 研 究 生 实 在 没 兴 趣 , 也 实 在 不 想 为 了 一 张 文 凭 去 读 那 个 劳 什 子 的 研 究 生 , 于 是 抱 着 试 试 看的 心 态 开 始 在 众 多 的 大 专 院 校 中 寻 找 目 标 。 居 然 还 真 让 我 找 着 了 — — 中 国 科 技 大 学 的 原 子 核物 理 研 究 生 考 试 范 围 是 电 子 类 的 !!! 这 可 真 是 个 好 消 息 。 于 是 我不 顾 一 切 地 拒 绝 了 父 母 的 建 议 , 毅 然 报 考 了 这 门 专 业 ( 我 是 不 是 太 傻 ? ) 那 时 我 已 经 自 学 完了 数 学 分 析 和 高 等 代 数 , 正 在 自 学 实 变 函 数 和 泛 函 分 析 ( 自 学 的 意 外 收 获 是 我 在 学 校 的 在 校生 中 的 高 等 数 学 水 平 成 了 最 好 的 之 一 了 ) , 由 于 要 准 备 考 研 , 只 好 忍 痛 放 弃 , 把 全 部 精 力 集 中 到 复 习 上 来 。 只 可 惜 最 终 考试 虽 然 总 分 够 了 线 , 却 因 为 英 语 上 失 分 太 多 而 痛 失 机 会 。

   最 终 , 我 没 能 圆 自 己 的 梦 。

   但 梦 想 却 一 直 存 在 , 始 终 没 有 消 逝 。 那 个 时 候 实 际 上 在 我 的 心 目 中 唯 物 主 义 无 神 论 的观 念 已 经 十 分 淡 薄 , 但 还 没 有 彻 底 消 亡 , 虽 然 那 时 我 坚 信 “ 灵 魂 ” 是 一 定 存 在 的 , 但 我 认 为这 和 辩 证 唯 物 主 义 并 不 冲 突 , 也 许 灵 魂 的 世 界 也 是 一 个 物 质 的 世 界 , 只 是 我 们 看 不 到 罢 了 — — 看 不 到 的 东 西 , 难 道 就 不 存 在 么 ? 直 至 我 毕 业 之 后 接 触 了 《 第 一 推 动 丛 书 》 后 , 才 有 了 彻底 的 变 化 。 而 最 大 的 变 化 , 就 是 世 界 观 的 变 化 。 也 就 是 我 为 什 么 信 佛 的 根 本 原 因 。

   这 里 不 能 不 提 到 量 子 理 论 的 发 展 过 程 。 【这一段内容太长了,懂的人也少,省了,

 

 

 

       当 我 在 了 解 了 这 些 之 后 , 在我 思 想 深 处 的 震 撼 可 以 说 是 无 法 言 喻 的 。 最 终 我 还 是 决 定 抛 弃 , 并 且 是 彻 底 地 抛 弃 了 唯 物 论。 但 我 也 无 法 接 受 唯 心 论 , 无 论 如 何 我 不 想 把 自 己 的 灵 魂 卖 给 虚 无 缥 缈 的 上 帝 。 可 是 出 路 在哪 里 呢 ?

   向 宗 教 里 面 寻 找 吗 ? 那 时 我 对 宗 教 的 真 正 了 解 还 不 多 , 并 且 由 于 易 经 和 中 医 思 想 的 影响 , 我 对 道 家 的 学 说 还 相 信 得 多 一 些 , 可 是 那 些 玄 之 又 玄 的 东 西 实 在 很 难 懂 , 难 道 我 对 这 个世 界 仅 仅 只 是 采 取 一 种 回 避 的 态 度 或 者 只 是 实 用 主 义 的 态 度 吗 ?

   1994 年 5 月 , 当 我 在 广 州 出差 时 在 麓 景 路 的 一 家 小 书 店 里 , 无 意 中 看 到 了 一 本 介 绍 佛 教 的 书 , 顺 手 买 了 下 来 。 没 料 到 ,这 本 书 竟 成 了 影 响 我 一 生 的 第 三 本 书 。

   影 响 我 一 生 并 直 接 导 致 我 信 仰 佛 教 的 , 是 陈 兵 写 的 《 生 与 死 — — 佛 教 轮 回 说 》 。

   看 了 这 本 书 , 我 这 才 发 现 原 来 自 己 对 佛 教 的 误 解 竟 是 如 此 之 深 。 在 此 之 前 , 可 以 说 我对 佛 教 的 全 部 认 识 都 是 来 自 于 小 说 电 影 里 的 描 述 和 游 览 寺 庙 的 一 点 浅 薄 知 见 , 总 以 为 只 有 那些 情 场 失 意 看 破 了 红 尘 的 人 才 会 出 家 , 信 佛 的 人 只 是 些 逃 避 社 会 的 悲 观 者 。 甚 至 在 大 学 时 代我 固 执 地 认 为 世 界 上 各 个 宗 教 都 差 不 多 , 既 然 差 不 多 那 么 我 更 应 该 信 中 国 的 道 教 而 不 是 外 来的 佛 教 。 可 是 现 在 , 我 知 道 自 己 错 了 。

   从 《 生 与 死 》 , 我 发 现 佛 教 和 其 它 所 有 宗 教 不 同 的 地 方 有 五 :

   其 一 , 佛 教 是 无 神 论 ! 其 它 任 何 宗 教 , 不 管 是 基 督 教 的 上 帝 、 回 教 的 真 主 亦 或 是 道 教的 玉 皇 大 帝 , 这 些 宗 教 的 一 个 共 同 点 就 是 : 都 认 定 有 一 个 万 能 的 、 创 造 万 物 的 神 或 者 高 高 在上 的 教 主 , 然 而 佛 教 里 面 却 没 有 。 佛 陀 释 迦 牟 尼 从 来 不 把 自 己 看 成 是 教 主 , 相 反 , 他 告 诉 人们 一 切 众 生 都 是 平 等 的 , 众 生 都 可 成 为 和 他 一 样 的 佛 , 而 所 谓 “ 佛 ” 也 只 是 指 “ 觉 悟 了 的 修行 者 ” 。 所 以 在 佛 教 的 理 想 ( 极 乐 ) 世 界 里 是 真 正 的 完 全 平 等 的 。

   其 二 , 按 照 佛 教 的 轮 回 说 , 佛 教 承 认 确 实 有 “ 神 ” 或 者 “ 仙 ” 是 存 在 的 , 可 是 那 些 神也 好 , 仙 也 好 , 上 帝 也 罢 , 真 主 也 罢 , 都 还 是 六 道 轮 回 中 的 众 生 。 也 就 是 说 , 虽 然 他 们 的 寿命 很 长 , 但 终 究 还 是 — — 要 — — 死 — — 的 。 这 可 真 是 个 天 大 的 秘 密 ! ! 不 但 如 此 , 佛 经 里 还明 确 指 出 了 那 些 自 诩 为 造 物 主 的 神 仙 所 在 的 地 方 、 寿 命 长 短 和 所 创 立 的 教 义 来 源 。 而 事 实 上他 们 的 成 就 或 者 说 境 界 连 阿 罗 汉 都 不 如 , 因 为 阿 罗 汉 已 经 超 出 了 生 死 轮 回 。

   其 三 , 佛 教 与 其 它 宗 教 的 一 个 重 大 区 别 在 于 它 是 真 正 面 向 一 切 众 生 的 。 其 它 的 宗 教 都要 求 信 众 绝 对 信 仰 其 教 义 , 不 管 其 教 义 是 否 经 过 实 践 检 验 , 入 我 门 来 , 就 得 先 承 认 我 的 地 位, 信 则 得 救 , 不 信 则 不 救 。 而 佛 教 则 是 : 不 管 你 是 不 是 我 的 信 徒 , 你 信 , 固 然 要 救 你 , 你 不信 , 更 要 救 你 ! 我 以 为 这 才 是 真 正 的 宗 教 所 应 具 有 的 精 神 , 也 只 有 佛 教 才 有 这 样 的 精 神 !

   其 四 , 佛 教 坚 决 反 对 封 建 迷 信 。 其 它 所 有 宗 教 都 要 求 信 徒 绝 对 信 仰 其 教 义 且 不 能 有 丝毫 怀 疑 , 但 佛 教 却 相 反 , 它 要 求 自 己 的 信 众 从 实 证 中 获 得 真 理 而 不 是 盲 目 迷 信 。 正 因 为 如 此, 真 正 的 佛 教 是 坚 决 反 对 一 切 封 建 迷 信 的 ! 因 为 真 正 的 佛 教 是 为 了 让 人 获 得 身 心 的 解 脱 而 不是 为 了 庇 护 自 己 的 信 徒 而 索 要 和 收 受 供 养 , 所 以 一 切 正 信 的 佛 教 徒 都 应 该 修 行 , 在 平 时 的 一举 一 动 中 去 体 会 真 理 。 也 唯 其 如 此 , 真 正 的 佛 教 是 入 世 的 佛 教 , 所 谓 “ 佛 法 在 世 间 , 不 离 世间 觉 。 ” 真 正 的 佛 教 徒 应 该 主 动 入 世 修 行 以 帮 助 大 众 、 利 益 民 生 而 绝 不 只 是 出 家 逃 避 、 只 顾自 己 解 脱 的 。

   第 五 , 佛 教 不 承 认 人 有 灵 魂 ! 同 样 也 不 承 认 人 死 断 灭 ! 这 个 观 点 对 我 来 讲 可 以 说 是 最吃 惊 的 。 从 《 生 与 死 》 的 介 绍 中 可 以 知 道 , 佛 教 认 为 众 生 死 后 会 有 一 个 中 阴 身 的 存 在 , 但 此中 阴 身 却 不 是 灵 魂 。 这 个 观 点 曾 经 让 我 迷 惑 了 很 久 , 本 来 我 是 相 信 人 可 能 真 的 有 灵 魂 或 者 称为 独 立 意 识 体 的 东 西 , 但 按 照 这 个 说 法 , 中 阴 身 不 是 灵 魂 又 是 什 么 呢 ? 直 到 后 来 看 了 南 怀 瑾的 《 金 刚 经 说 什 么 》 时 才 有 一 天 忽 然 大 悟 。 原 来 如 此 ! : - ) 说 穿 了 就 是 因 为 平 时 我 们 所 描 绘 的 “ 灵 魂 ” 应 该 是 永 恒 存 在 、 不 会 死亡 的 一 个 实 体 , 而 这 个 中 阴 身 却 也 是 要 “ 死 ” 的 , 但 实 际 上 并 没 有 一 个 叫 做 “ 灵 魂 ” 的 东 西实 受 生 死 !!! 中 阴 身 也 不 是 象 穿 衣 服 的 人 那 样 寄 居 在 我 们 这 个 躯壳 内 。 原 来 那 个 真 实 的 本 “ 我 ” 真 的 是 不 生 不 灭 的 。 哈 — —

   从 此 以 后 我 就 开 始 真 正 地 跨 入 佛 教 的 大 门 , 并 接 受 了 其 教 义 , 最 终 佛 教 成 了 我 终 生 的信 仰 , 而 我 也 就 成 了 一 个 彻 底 的 唯 “ 心 ” 主 义 者 了 。 ( 要 声 明 一 点 : 佛 教 的 唯 心 与 哲 学 的 唯心 , 两 颗 “ 心 ” 是 不 同 的 概 念 喔 )

   现 在 想 来 真 的 觉 得 很 庆 幸 , 自 我 迈 进 佛 教 的 门 槛 后 , 我 所 继 续 接 触 的 佛 教 书 籍 是 真 正的 正 信 佛 教 理 论 , 如 果 当 时 我 看 的 不 是 南 怀 瑾 的 书 而 是 李 洪 志 的 《 转 法 轮 》 的 话 , 那 我 这 辈子 恐 怕 就 完 了 。 跟 随 着 南 师 的 理 论 , 我 如 今 明 白 了 , 原 来 儒 释 道 三 家 本 是 一 体 , 各 有 所 用 。从 前 对 儒 家 的 误 解 原 来 也 是 这 么 深 , 实 在 惭 愧 。 如 今 我 才 知 道 , 怎 样 才 算 是 做 一 个 真 正 的 人。

   前 面 谈 了 影 响 我 一 生 的 第 三 本 书 , 实 际 上 还 只 是 简 单 地 谈 了 一 下 佛 教 与 其 它 宗 教 的 区别 和 我 对 佛 教 的 误 解 。 而 当 我 继 续 学 习 其 基 本 理 论 后 才 深 深 为 其 博 大 精 深 所 折 服 。 可 以 说 佛教 在 探 索 人 生 的 意 义 和 宇 宙 的 真 理 上 是 说 得 最 透 彻 也 最 有 说 服 力 的 宗 教 , 它 的 内 涵 已 经 不 能简 单 地 划 归 成 宗 教 , 而 是 包 括 了 哲 学 、 伦 理 、 社 会 与 生 活 各 方 面 的 知 见 和 理 论 , 并 为 解 决 各类 问 题 包 括 实 际 生 活 中 的 和 形 而 上 的 问 题 指 出 了 一 条 正 确 的 道 路 。 比 如 从 小 我 就 不 愿 意 吃 荤食 , 只 吃 素 , 但 那 是 因 为 小 时 候 吃 肉 吃 伤 了 而 起 的 逆 反 心 理 作 怪 , 但 当 我 信 了 佛 之 后 才 知 道原 来 吃 素 还 有 这 么 多 的 好 处 。 ( 许 多 第 一 次 听 说 我 吃 素 的 人 都 会 很 惊 讶 , 以 为 我 是 现 代 社 会的 怪 物 , 但 都 奇 怪 我 看 起 来 却 不 象 营 养 不 良 的 样 子 。 ) 这 里 我 不 打 算 宣 讲 佛 教 的 全 部 教 义 , 感 兴 趣 的 同 道 尽 可 以 去 看 相 关的 书 籍 。 我 只 想 说 , 自 从 我 信 仰 了 佛 教 以 后 , 就 开 始 明 显 地 感 觉 到 了 自 己 身 上 的 变 化 。

   这 里 不 能 不 提 到 对 我 有 着 重 大 影 响 的 一 个 人 — — 南 怀 瑾 。

   我 在 看 完 了 《 生 与 死 》 后 接 触 的 第 一 本 有 关 佛 教 的 书 就 是 南 怀 瑾 写 的 , 从 开 始 看 他 写的 《 金 刚 经 说 什 么 》 到 最 近 正 在 读 的 《 历 史 的 经 验 》 , 几 乎 所 有 他 写 的 书 我 都 买 齐 了 。 因 为看 了 他 写 的 书 , 我 不 但 深 刻 理 解 了 佛 教 , 还 重 新 认 识 了 一 直 被 我 误 解 甚 深 的 儒 家 。 这 是 在 看了 他 写 的 《 论 语 别 裁 》 后 得 出 的 结 论 。 而 最 大 的 收 获 还 在 于 , 看 了 南 怀 瑾 的 书 以 后 , 在 自 己心 灵 上 所 受 到 的 教 益 足 以 受 用 一 生 而 不 竭 。 可 以 这 么 说 , 南 怀 瑾 的 书 完 全 可 以 改 变 和 造 就 一个 人 。 虽 然 从 我 小 的 时 候 就 开 始 接 受 传 统 的 伦 理 道 德 教 育 , 家 长 和 老 师 也 早 就 在 苦 口 婆 心 地告 诉 我 应 该 怎 么 样 做 人 , 但 当 自 己 走 向 社 会 以 后 又 有 几 个 人 还 能 赞 同 并 完 全 遵 守 小 时 候 受 的那 套 教 育 所 规 定 的 教 条 呢 ? 可 现 在 我 却 不 能 不 佩 服 南 怀 瑾 , 他 不 但 自 己 做 到 了 , 还 影 响 我 也向 他 学 习 , 最 重 要 的 是 由 于 南 师 的 指 点 我 还 解 决 了 与 我 父 亲 之 间 那 看 来 几 乎 是 不 可 调 和 的 矛盾 ! 所 以 在 我 的 眼 里 , 南 怀 瑾 可 以 说 是 我 的 再 造 恩 师 !

   的 确 , 你 或 许 想 象 不 到 , 从 前 的 我 是 个 什 么 样 的 人 。 由 于 历 史 的 原 因 我 曾 经 是 个 性 格极 其 孤 僻 、 内 向 而 又 固 执 的 人 , 如 果 不 是 佛 教 的 教 诲 我 决 不 可 能 会 有 今 天 这 样 的 认 识 , 说 不定 我 早 已 沦 落 为 街 头 的 一 个 小 混 混 了 。 但 学 了 佛 之 后 我 明 白 了 人 生 的 方 向 是 什 么 , 做 一 个 快乐 的 人 应 该 具 备 什 么 样 的 胸 怀 , 在 遇 到 困 难 和 挫 折 的 时 候 应 该 用 什 么 样 的 心 理 来 面 对 。 而 这些 , 都 是 从 前 的 空 洞 教 条 所 不 能 给 予 的 。 如 今 , 我 虽 然 还 没 有 直 接 拜 哪 个 具 体 的 人 做 师 父 ,但 我 已 经 懂 得 了 该 用 什 么 样 的 态 度 去 面 对 人 生 , 也 真 正 体 会 到 了 平 平 淡 淡 才 是 真 的 哲 学 。

   罗 罗 嗦 嗦 说 了 这 么 多 , 只 是 想 说 说 我 自 己 的 心 灵 历 程 , 不 敢 说 能 给 各 位 提 供 什 么 有 用 的 借 鉴 , 还 希 望 各 位 善 知 识 批 评 指 正 。 从 1994 年 5 月 到 现 在 , 我 跨 入 佛 学 大 门 也 将 近 五 个 年 头 , 虽 无 缘 拜 得 一 位 依 止 师 父 , 但 网 络 上 也 不 乏 此 中 同 道 , 我 也 很 感 谢 那 些 在 我 迷 惑 的 时 候 为 我 指 点 迷 津 的 网 友 , 希 望 大 家 今 后 能 一 起 切 磋 , 同 证 大 道 。     

  评论这张
 
阅读(672)|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