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伊甸园

幸福有路修为径 , 苦海无涯爱作舟!————幸福智慧文化传播中心

 
 
 

日志

 
 

一个心外求法的悲剧  

2012-05-20 17:37:00|  分类: 佛友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心外求法的悲剧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木鱼声声殿堂,陪伴朗朗梵唱; 大众熏修稀胜,此时尔在何方?

                                                                           噩耗

           “醒山走了,他不在了。”

        当我听到电话里他妈妈的声音,简直不敢相信。很诧异,也很震惊!不由得小心地回问她:“啊!······啊,是什么时间?在哪里往生的?”

        “昨天火化。在厦门的观音寺,他在那里闭关······往生的”。他妈妈的声音很悲痛,很沙哑,“他姐姐还有他姨去厦门了,她们去处理醒山······的后事”。显然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她们做父母的没有亲自去······。

        “是这样的啊,那你一定要保重啊!请节哀!请转告他的爸爸,也请他节哀!保重!”我记不得电话是怎么撂下的······心里很难受······很悲哀。他姐姐还没有回来,一些具体的消息还不清楚。

    ······

        怪不得这几天的心情异样,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很不是滋味儿。有几次跟大家说,‘怎么搞的,心里难受呢!’时不时地就想起了在外面参学的醒山来。要过年了,天气这么冷,在外面飘荡什么啊?快回来吧!

        春节前就曾经几次拨他的手机号,也多次往他的父母家打过电话,就是打不通。责成弟子佛光跟在外面参学的佛慧(同是潢川人)与他家联系,也没消息。说是他家里已经动迁了······新家电话号不清楚。

        记得2月5日(农历正月十四)的上午,我给醒山的姐姐,北京中国社科院大气物理研究所的教授刘屹岷打过电话,询问过醒山的情况,请她帮忙找到醒山,让他回来。她说她今年春节是回老家陪父母亲过的年······醒山没有回家,也不知道他的情况······

        末了跟她要了她父母家的新电话号······可是一忙就忘了给打过去······

        一直到2月8日(农历正月十七)吃过午饭,弟子宝珠过来说:“师父,昨天我梦到醒山师了”。

        “啊······!是吗?”

        “他说‘他很冷’!样子很可怜······的”,宝珠描绘梦里的情况“我看他冷得可怜,很不忍心,就顺手给了他一个暖宝,他一把接过去,高兴坏了。连连说了好几句‘这个好!这个好!’‘谢谢!······谢谢!’”。

        我很惊愕,一下子想起了刘屹岷给的电话号。让宝珠赶紧打过去,通了。是他母亲接的······我接过来电话,听到的是······最让人接受不了的消息······

         咳!这人这么脆弱,才四十岁的人,怎么说走就走了?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在心里翻腾,一幕幕过去的镜头在眼前出现,就像过电影······

        一下子想起来他临下山时候的情景······ 

        去年农历四月初五,文殊菩萨圣诞后的第一天,刚上完晚殿,他就在佛前顶礼师父,要请假去到云居山参学······。

        我不准许,不答应!因为家里没有人手了。‘就剩下师父一个人领两个小和尚,你不能再走了!’可是他一定要坚持下山,说什么云居山是禅宗祖庭,他没去过······。

        第二天早上刚过完堂(吃完早饭),他就跪在佛前要告假下山。师父无论怎么挽留也是不行,执意要去,一定要去!把南昌来参加法会的几个居士都弄得无奈,要跟她们一块儿去江西······什么宝峰寺······

        “你既然这么不听话,一定要去,就不要回来了!”我非常生气的骂了他······

         没想到一句赌气的话,如今成为现实。真的······就阴阳两界,再也不能见面了?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心里不是滋味儿,难受!

一个心外求法的悲剧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2002年10月26日在广东南华寺的山门外第一次遇到醒山(右)

  第一次见到醒山,是在广东的南华寺,看他脏兮兮的,胡子拉碴,僧装不整,长长头发,活活的就是一个捡垃圾的小破孩儿。      

 问他:“为何这样?”他说“出家人行苦为乐,应该学济公,不应该怕脏和怕破······。”我见他理事颠倒,落在邪见上,执著于邪法。便呵斥他:“出家人乃做人天之师,你威仪不整,让众生不生欢喜心,反倒因你而生讥嫌,其不为过?”“再者人家济公是活佛,而随缘度化众生,你又是在度谁?像你这样岂不是把众生都度到地狱里去了!”

        几句话把旁面给我照相的觉歇法师说得倒不好意思起来,原来是他们早就认识了,而且觉歇法师也是醒山曾经在普陀山拜过的师父,只是后来又分手了。今天有缘,我们三个人几乎是同时到达南华寺,不期而遇在南华寺的山门外,留下了珍贵的瞬间纪念,供今天的回忆······

        2002年秋天,我是在西安大慈恩寺住了一个多月后,经温州护国禅寺又辗转湖南桂阳的青云寺,来到广东韶关南华寺的。醒山是离开青原山净居寺(曹洞、雲門、法眼三宗祖庭)后,一路上风风雨雨,二十几天徒步行脚,来到南华寺的,也可能是他旅途艰辛,无条件修整,所以他弄得像个个落魄乞丐的形貌。他以前曾经拜的的师父觉歇法师也是行脚参学,来到南华寺的,与我共住在同一个挂单寮房。

        觉歇师把醒山介绍给我,并且叫醒山给我顶礼。醒山被我的一顿呵斥,好像是有一点顿悟,反倒亲近起我来了。

        过了两天醒山一定能要拜我为师,跟定我走。我当然拒绝他,不想收他为徒,因为他不仅是形服不恭,心神不定,而且好为人师,总爱夸夸其谈,乱讲佛法。

        后来他就像蚂蝗一样叮住我不放,甩都甩不掉。说什么在南华寺禅堂打坐时,冥冥中有人点化他,教他‘你今生就跟定这个大个子和尚,一定会有成就的。’又说这个点化他的人,就是六祖慧能大师。

        一个多月下来,他如影随形,寸步不离。跟着我从南华寺去丹霞山住了半个多月,又从丹霞山下来到了云门寺住了一个星期,从云门寺又到广州的六榕寺,从六榕寺又到光孝寺。

        他看我一直封门就是不开口收他。有一天晚上,在光孝寺的挂单寮房,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术,鼓动了四个比丘法师一起跪下来替他求情。四个法师跪在我的面前求我慈悲,肯请我看在佛祖的份上收下他吧,不答应就是不起来。

        就这样实在是没办法,从此才和醒山结下了今生的师徒之缘······

一个心外求法的悲剧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这是当年我们常住的寺庙---义乌的慈航寺,亦即是弟子醒山归队时的寺庙。

【照片是师父站在寺庙对面的山上拍照的,时间是2002年4月20日】

 

    刘馨(法名真如)即醒山的二姐,当时工作于秦皇岛市师范大学,即现在的河北科技师范学院,任文学课讲师。

     由于醒山不堪磨砺,蒙退道之心,被师逐出后跑到他二姐处求诉苦衷 。他二姐刘馨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遂鼓励醒山千万不能悖师退道。并打电话数次与我,替其弟醒山向师父跪拜求情。怕师不允,遂写此信交醒山面呈师父。此信即是醒山返回义乌慈航寺(我们的常住寺庙)的当天,转交给师父的。

     当年(2004年的7月末)的暑假期间,刘馨与她的妈妈,一起从河南潢川(老家),来到浙江义乌的慈航寺(当时我们的常住寺庙),看望醒山并拜见师父。她们在寺庙住的半个月期间,每天听师父讲法,觉悟佛法难闻,人身难得,因缘不能错过。故要在师父这里,依止师父受皈依求五戒,做真正的三宝居士,做我佛的在家弟子。

     我佛慈悲,有愿必从,有求必应。2004年8月9日(农历六月二十四日)的上午,在义乌慈航寺的殿堂,举行了三皈五戒法会,给三个人受了皈依后紧接着又给她们受了五戒。记得醒山妈妈的皈依法名是叫‘真心’,醒山二姐刘馨的皈依法名是叫‘真如’,还有一个受五戒的弟子是叫‘真华’。

     师父怀念弟子醒山,整理材料时,有缘重新看到了弟子《刘馨的信》,往昔历历,百感交集,音容宛在,却是梦里······

     真是感叹亲情的纯真与无间,感叹生命的珍贵与无常,感叹人生的脆弱与幻化······更加感叹今生修行的重要与紧迫。

     今将弟子真如为其弟醒山给师父写的《刘馨的信》发在网上,供有缘人共勉。

                                                           释门智 【按语】二〇一二年二月十七日

一个心外求法的悲剧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醒山采茶

原文如下:

弟子馨叩拜师父:

师父救舍弟于危厄,醒吾于迷途,驱数年之阴霾,完一家之团圆。

舍弟于南华寺遇师之时,神已入痴,魂已魔侵,身已病残,命已垂危。弟闻师语,字字句句直彻己病,如雷轰顶,周身战栗,知吾师来矣!决意相从。师验其诚,撵打呵斥,弟苦随不去。

闻弟曰师择徒甚严,不收则已,收则全部负责,一丝不苟。师自收留舍弟,如背负一座大山,不得片刻休憩。时时照看弟之心念,如慈母呵护乳婴,处处矫正弟之言行,虽严父孰能比论。徒曰脱胎换骨,师益劳心悴神。

弟一度偏执苦行,致腰骨错折莫能医。初遇师无比虔诚,自请为师背包,数日不治而愈,爬山涉水不觉疲焉。弟倔狂好高,师教其平平常常做人;弟私心为己成就,师劝发舍我成人之大愿。随师一月,判若两人。奉命归家,勤侍双亲、恭持家务、周礼宾众、谈笑溶溶,馨惊喜交加,疑在梦中。  

弟四年前出家,四海漂泊,寻师访道,备尝艰辛,九死不悔。然慧力薄弱,误入歧途,造诸多恶业。故师现雷霆之震怒,以荡弥天黑业;发无情之烈火,速溶三尺冰冻。詈骂踢打,无所不用,欲驽马早成千里良驹,朽木锻炼为栋梁之才。不避嫌疑,任往来观客为之侧视;甘受辱谤,宁护法眷属因之反目。为成就弟,师竞举世毁之而不顾!

舍弟读米勒日巴大师传百十遍矣!每汗发直竖,以此自勉。终日战战兢兢,竭心效力。虽如此,师有玛尔巴圣者之大雄大力,大威大智,弟难步其徒后尘。师之期高矣!弟死力而难及,难及而被笞责,而畏难失志,而蒙退道之心。师愈怒,曰:汝恨我、诟我可,焉可退心!遂逐弟。

馨与弟言:汝虽死力难及,倘能打骂摧折而无怨,痛自忏悔罪障,即过关,即消业,即上升矣!弟曰:岂不明此理。然坚持千日,终有一失。汝不知师发怒何其怖人,我一念及便恐惧万分。汝不知一旦业障现前,神昏智迷,实难过去。

 馨虽昏蒙,知弟离师,如孤雏失巢,暗夜失灯。今见弟被逐,不胜惶恐,手足无措。念慈母为儿魂牵魄悸,几近殒命;念弟为求道千磨万难,几生几死。思之忧之,泪不能止。转而反省,弟业重根劣,不堪师之历练,时生逆心。馨一家愚痴暗钝,以凡心测圣贤,妄加疑诽。忽悟师之恩,大恩何以报;欲向师请罪,大罪何以忏!

馨尝思,吾姊弟往昔实与佛,与师有大因缘,为何历劫而陷于沉沦,何至于今日昏昧下劣,半生蹉跎在坎坷迷途?馨此次与弟长谈,悲恨吾辈之重障,忧惧弟之前途,而念及众生之苦,遂发愿:愿为桥,由人践之而过河;为梯,助人踏之而升腾。愿效法地藏王菩萨,生生世世行菩萨道,不为己之安乐,但愿众生离苦。

 师明鉴:

洁从污出,光从晦生。粪虫至秽,变为蝉而饮于秋风;腐草无光,化为萤而耀采于夏日。乞师不嫌弟之愚劣,不弃众生于水火,量根施教,缓急相济,保重贵体。盼师他日弘化天下,塞邪魔路,开正道门,续佛慧命,传佛心印。

 (馨在京有数友向道。一友尝闻弟遇师之况,颇触动,嘱馨倘师来京,告之。乞师至京能通知馨,馨遍告诸友。师怒舍弟或亦弃馨,可悯余者否?)

                                               弟子刘馨焚香跪书      二零零四年三月七日

                                  弯 路——心外求法

       醒山年纪轻轻的,尚未不惑之年,就早早的离开了人世,早早的失去了身命,这是人生的悲剧,而不是成就!这是人生的遗憾,而不是光彩。亲人们为他悲痛,师父为他悲哀······

 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就是生命,爱护生命是世界上所有宗教的最高原则;珍惜生命,是人类的崇高境界与终极思想。世间的一切成果,以及修行人的一切成就,都要由人的生命来完成,没有了生命,一切都免谈。

 可是醒山不满四十岁,就英年早逝。是他愿意早早往生吗?不是!是他学佛错了吗?也不是!那是什么呢?是弯路!是醒山在今生的修行路上走了一个极大的弯路。这不仅是他今生的最大损失,也是他今生修行的最大失败······

  修行路上,无论在家出家的,难免不犯错误,难免不走弯路。可是再大的错误与再大的弯路也莫过于失去生命这么悲哀与惨痛。

 醒山是个讲修行的出家人,他的信根、信力、信心都具足,为什么还能走了这么大的弯路呢?这里无非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心外求法;另外一个就是攀缘名师。这两条醒山都做了,而且做得很‘优秀’。因此赔了,赔得精光。

 醒山尽管是个好孩子,尽管对师父很恭敬。可是他见异思迁,心外求法,到处攀缘。只要听说还有一个高僧大德尚未亲近过,就一定要身临其境,淘点宝贝回来。岂不知法不在外面,就在他自己的心里。结果法宝没淘到,自己倒搭进去了。

 醒山他舍去大学(厦大艺术类油画专业)不念,顶着父母亲人的反对,跑到南普陀寺济群法师那里去皈依,要出家。弄得济群法师感觉突然,警示他:出家是件好事,你可想好了,不是闹着玩的······

 济群那里不行去找安井,安井那里还没结果又去找印圣,弄得安井和印圣两法师因他而不和。后来他虽然身已出家,可是心却往外求、到处攀缘。从普陀山拜完觉歇法师又到南京兜率寺拜圆霖老和尚,离开南京圆霖老和尚又到东天目山去拜本静老和尚,舍东天目山本静老和尚又去成都拜喜饶为上师,别了喜饶上师又去拜晋美彭措法王,后来什么大吉活佛、年龙活佛、白马多昂仁波切他都拜过,最后他连居士仁德(在东天目山认识的李居士)也拜,拜完了仁德就天天和他领众打佛七念佛,拼命的领众奔极乐······

 一路下来,到2002年10月在南华寺遇到我的时候,他‘神已入痴,魂已魔侵,身已病残,命已垂危’(这是他二姐《刘馨的信》中的原话)。我是他的第十三个师父······

 从南华寺认识醒山到他往生的十年间,他就跑出去了二十几次,在我身边累计也不过两年多。

 2006年6月,从锦州北普陀寺求戒回来的第四天,就一竿子跑到成都白岩寺,亲近唯印老和尚去了。一直到2007年春节前的小年过后,他二姐病重临危,他才去北京看望。为了完成他二姐临终前实现剃度出家(曾碍于其父母的反对而未能实现)的终身愿望,这时他想起了师父的慈悲,把他二姐送到九华山来了······你说师父不好吗,他却知道把他二姐临终的生死大事托付给师父。你说师父好,他却多次弃师而逃往外跑。什么原因?都是心外求法,向外攀缘的习气在作祟。

 就这样每年都跑,到处乱拜······2008年又跑到河南新乡办道场不成,到年底征地才回山;2009年二月十九刚过,又跑到普陀山法雨寺讨单要闭关,还没等闭上关,十月份着了魔境,半夜里跑出来,在宁波把两条腿摔断了;在家养伤半年尚未痊愈,到了2010年春天,拄着双拐,被师父接回九华山,没住上半年,又以到北京治胃病为由,暗中从他大姐家跑到山西的灵丘去‘弘法’;去年春节后的正月十五刚过,灵丘的王文德居士打电话给我,说你弟子醒山在灵丘病得不行了······我让他们想办法给他护送回来,好让他落叶归根,往生也要往生在九华山自己的家里。北京的弟子梁兰英把他护送回来,他起死回生,身体刚有起色,就闹着要去云居山参学,拦都拦不住。从云居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转到了厦门,结果在今年的正月十七那天,一个电话,才知道他在正月十四那天,已经往生在厦门磨鑫山观音寺的闭关房里······

 醒山为什么这么悲惨?都是心外求法惹的祸。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出来的,这又能怪谁呢?而向外攀缘,其结果只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醒山给我们留下来的是沉痛的教训!是悲哀的警钟!我们要记住他的教训,勿蹈覆辙。我们要常听警钟,勿走弯路!果真如此,醒山在九泉下也会慰藉的。但愿醒山他能知道,但愿醒山他能走好。

                                                                                               二〇一二年三月三日

                                           教训 ——为什么有的修行人要走弯路?

   【一】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

    凡修行人无不是宿世因缘,多生累劫的功夫,接力延续到今生才有如此的功果。可是,在今生的修行路上,为什么不能一帆风顺的取得成就呢?这里面无非是两个因缘,一个是主观的因素,即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另一个是客观的因素,即盲引痴愚,欲升反坠。

     主观的因素无非是自己多生累劫的业因在起作用,这些业因它在那里?它就在我们芸芸众生的自性里,也就是平时所说的阿赖耶识,即第八识里。活着的时候它在你的色身里,死了以后它在你的灵魂(鬼)里,就是说你自己的阿赖耶识始终离不开你。按现代语言来讲,就是今生与往昔的习惯多了、爱好多了,便养成了习气,习气多了就成了习性,习性保留在阿赖耶识里就构成了今生的性格。今生的性格(即秉性脾气)就是阿赖耶识(即自性)的表现形态。当然这里面离不开心的作用……

     这些往昔和今生的的习气都集中在我们自己的自性里。就像我们刚买回来的电脑,此时这个电脑的硬盘是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这就是我们自性的本来面目就这样,给他起个名字就叫做本性,它的特性就是一个‘空’,所以叫本性空。

     正因为这个空性,就决定了他什么都能装。装什么?装我们自己的爱好与习惯,这种爱好与习惯装多了,就成了习气,习气坚固了就是习性,也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习气秉性。俗语说‘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就是这个意思。

     六祖慧能大师的传法偈:“心地含诸种,普雨悉皆萌,顿悟花情已,菩提果自成。”里面的能含诸种的心地就是这个自性,它含有我们每一个众生自己多生累劫和今生所收集起来的习气。各种习气就像种子,自性就是仓库,这个仓库装满了各种各样的种子,这就是心地含诸种的意思。

     问题是这些种子怎么装进去的呢?都是些什么样的种子呢?

     无论是什么样的种子,都是自己的心的爱好与习惯。这些种子都是怎么装进去的?都是自己的心的喜欢与分别,自己的心高兴什么就装进去什么,没有一粒种子是别人给装进去的。比如:你喜欢抽烟,就装进去抽烟的种子;你喜欢打牌,就装进去打牌的种子……一直到把你装到六道轮回里去……六道轮回里的芸芸众生相就是这样成就的,都是自己的心装进去的六道众生的种性,这不能怪别人。俗话说‘脚上的泡是自己走出来的’,怪不得任何人,要怪就怪自己习气这个妖精害了你自己。

     醒山他的自性里攀缘的种子多了,就养成了今生拜的师父多。再加上自己尚未弄明白‘法’由心生的原理,不知道心生则法生,心灭则法灭的缘起性空。向外攀缘的习气今生不但没有去断掉,反而又往里装了新的攀缘种子,若不证道,来生有可能还要犯同样的错误。

     这就是有的修行人为什还要走弯路的内在因素,即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踩的。

【二】盲引痴愚,欲升反坠。

     另外一个就是外在因素,这个外因就是盲引痴愚,使得众生欲升反坠。哲学里讲‘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内因根据外因而起变化,外因通过内因而发挥作用’。尽管起决定作用的是内因,但是外因的能量及影响也不可忽视。就是说,外因它之所以能够产生作用,就在于你的内因迎合了他。反之,他再有能量,又奈你其何?

     佛在《圆觉经》里讲‘非众生咎,邪师过缪’,什么意思?就是众生本来没有错,他们都有一颗善良的虔诚心,一心向善,一心向佛,都想往上升。尤其是修行人,他们对佛法的信仰与对佛理的追求,可以为法忘躯,他们对法师、对三宝的信仰与崇拜,可以身口意的供养。这些都没有错!这些只是一心向善的内因。可是,邪师不管你内因向善不向善,只要你有求于他,你去迎合、巴结他,他就一定要牵牢你的鼻子让你永远跟他走……这就是说,内因虽然是根本,外因也绝不能小瞧,忽视它照样你要倒霉。

     当今的佛教界,尤其是在网上,讲经说法的到处都是,什么人都能来讲法,而且什么法都敢讲。这就必然出现龙蛇混杂,鱼目混珠的现状。正如经云:“佛未御宇,邪师说法,言皆是妄,法不契理,盲引痴愚,欲升反坠。”

     尤其是一些誉满天下的‘高僧大德’,以及一些‘大德居士’,他们装模作样,冒充佛菩萨再来。名义上度众生,其实卖弄家底,故弄玄虚。轻者招摇惑众,扩大其知名度,好收刮钱财,贪名、利、色;重者祸乱朝纲,颠覆政权为己所用。

     他们讲的是邪法,行的是邪教。可是一些愚痴的众生偏偏去信他们的这一套。这就好比,一些本是愚痴的人,却找一个盲人带路,结果是盲引痴愚,欲升反坠。坠到哪里?坠到邪见里,坠到邪法里,坠到六道轮回里,甚至于坠到三恶道里……

     醒山就差点被所谓‘老法师’的邪法拐到邪教里去。他没出家前,念大学期间,就被什么‘九九年人类末日大灾难到来的诺查丹玛斯预言、二零一二年的地球末日的玛雅预言。’的蛊惑,整天的活在这位‘老法师’的恐怖之中,最严重的是在相信了这位‘老法师’散布的什么‘父母都要去三恶道,不要管了,自己先去极乐世界,再回来救她们吧’的邪法。大学不念了,父母不管了,跑到东天目整天打佛七,把自己的腰都累断了……2002年10月26日在南华寺见到师父时,‘神已入痴,魂已魔侵,身已病残,命已垂危’(这是他二姐刘馨写给师父的信中的原话)。上丹霞山的山路上,连一个铁饭盒都结缘给挑山工了,问他为什么?他说腰痛拿不动……可见邪师过缪是多么的可怕!

     是什么样的种子,就开什么样的花,结什么样的果。这话不假!可是再好的种子,发的芽再好,开的花再漂亮。如果遇到的外因气候是冰雹、是沙暴,其结果可想而知,一定是可悲可怜……所以,修行人若在修行路上不走弯路或者少走弯路。不仅仅是要把定住自己的内因,不被外因的影响而产生变化,就一定要远离邪师,远离邪法,远离邪教。高度警惕,避免上当。

     可是修行人怎么才能保证少走弯路,不上当呢?一个最好的办法就是,牢牢记住照佛学。正如普贤菩萨的十大愿: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凡释迦牟尼佛的弟子,一定要以释迦牟尼佛为导师,以释迦牟尼佛讲的佛经为法船,深入经藏,智慧如海。打开自己的佛之知见,才能不为群魔所惑!才能不走弯路。

                                        九华山·大慈藏寺         释门智                   二〇一二年三月十六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5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