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伊甸园

幸福有路修为径 , 苦海无涯爱作舟!————幸福智慧文化传播中心

 
 
 

日志

 
 

本焕长老对禅净的开示  

2012-06-28 15:55:30|  分类: 修行典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焕长老对禅净的开示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本焕长老是禅宗大德,临济宗第四十四代传人。禅宗亦称“心宗”,因为它讲心性,其特点是“不立文字,以心传心,见性成佛”。也正是由于禅宗的不立文字特点,很多人都以为禅宗是不讲修行的宗教,因为禅宗的祖师大德曾经说过,行、住、坐、卧皆为修行,劈柴担水皆是妙道,禅宗的解脱注重的是在当下成佛,所以专门的修行并不重要。其实这是一种误解,作为禅门泰斗本焕长老,他就是一位非常注重修行的僧人,而且就是由于有了高深的修行,才受到禅门内外的尊敬,做了弘法寺的开山祖师。修行是禅宗里面最重要的方法,离开了这一点就谈不上什么禅宗。对此本焕长老做了一个比喻,他说:“比方我们去广州或香港,这一千里路,我们是坐飞机、火车、搭汽车,还是步行?当然我们坐飞机最快了,是不是啊?火车要慢一点,汽车更慢一点,步行就更慢了。但是不管快慢,总是要走;几时不走,几时不能到。所以,我们佛教,最主要的不是讲,讲得再好,那是假的;最主要的是要行。我们一定要行才能到家,不行不能到家。”
  对于修行,本焕长老认为重要的是修心,这也是禅宗最显著的一点。他在《1996年在台湾为居士开示》中指出,禅就是我们思想清净地去来回思虑,可以在这个思想上去来回思维,去修它,也就称为禅。禅宗的特点就是悟,“如我宗门下,大悟十八,小悟无数。” 我们对于一桩事物不明了,最终明白了,这就是一种“悟”,这是一种“小悟”;“大悟”则是彻底明心见性,可见二者完全是不同的。悟是一种过程,是修行的最基本的方法,如何去悟,本焕长老对此做了很好的说明。他说:
  
  宗门下这一法,最重要的就是要“起疑情”。什么叫“疑情”呢?它是指我们对一桩事情不明了,不明了这桩事情究竟是什么东西,体现在禅宗这一法门里面,就是禅宗历史上诸多的公案。过去祖师也讲:父母未生以前,如何是我本来面目?我未生以前,究竟哪一个是我本来面目呢?自己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这就是一个“疑情”。也有祖师提“狗子无佛性”。一切众生都有佛性,为什么“狗子无佛性”呢?大家就可以从这里入手,去参究它。这就是从那个你不明白的地方去起疑情。
  
  禅宗修行一门,重在用心,如何用心,就是要去“参”,要了生死,就要参透生死,只有将生死看穿,才能超越生死,这就是禅宗教人如何去认识生死的办法之一。参的过程就是悟的过程,起疑生情才能有悟,本焕长老强调的要“从那个你不明白的地方去起疑情”,恰恰是抓住了禅宗修行的关键,也为修行的人指出了一个用功的重要方向。
  佛教的修习方法很多,号称八万四千法门,但是从禅宗的角度来看,众生之所以有各种挂碍,不得解脱,皆是因为心在起作用,因为有了一颗染污的心,所以心中就有了执著,终日想着这样那样的问题,将人本具有的那颗原本清净的心给遮蔽了,修行的目的就是要去除执著,将原有的那颗明亮本净的心给找回来。本焕长老尤其强调了这一点,他说:“佛说八万四千法门,都是为了利益众生,成就众生,使众生离苦得乐。不论用那一法门,都是为了降伏其心。降伏什么心呢?就是降伏我们尘劳、烦恼、无明、贡高、嫉妒、人我、是非,这一切一切的心。”
  根据众生现在的根机,本焕长老把它与古人作了比较,认为“禅宗这一法,现在名义上还存在,实际上,在这门下,依此用功办道,开悟的人是越来越少,越来越少了。在过去唐朝、宋朝、明朝,甚至于清朝,还有少数开悟的,像虚云老和尚和来果老和尚都是属于清朝的——这以后,开悟的都没有听到。”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本焕长老指出,这是因为“我们用功的人要达到这种功夫,不是一下能做到的。当然过去古人、祖师,都是一闻就开悟。一闻就开悟,那是在什么时候?那是在唐朝到清朝,那个时候的人善根深厚。可是我们现在,越到后来,众生的孽障越深重,善根福德越薄。要知道,那些用功用得好,一闻就开悟的人,已经走了很远的路。”本焕长老的这个结论,并不是没有道理,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人们在物质生活方面过得越来越好,享受程度也越来越高。物质的进步,不仅让人们的追求也越来越多,相对来说,对精神的追求则越来越少,于是在这种环境下,能够真正去思考人生的真谛,为了解决生死问题的人当然也就不多了,所以在本焕长老眼里,有善根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善根人虽然比过去少,这就更需要现在的人去更加注重修行,在艰苦的条件下进行磨励,他强调“我们的智慧是修得来的,我们越修,我们的智慧就越大;我们的福德是培得来的,多培多得,少培少得,不培就没得!这是个人的事情。我们佛家讲即心是佛,自己的心就是佛,成佛是求自己的心,是向内去求;而不是讲去求他人的心,不是向外去求,向外求是心外求法,即是外道知见,实际上什么都求不到。”在当代物质条件丰厚的环境下,参禅求悟并不是没有用,因为精神的追求始终是人们的内心诉求,总有一些人在孜孜不倦地探索人生的真谛,佛教是予人解脱的宗教,它的宗旨就是让人求得内心的解脱,所以本焕长老勉励大家:
  
  不管开悟不开悟,今天大家在这里真真实实地参禅,一心一意地用功,必定是有好处的。为什么?参禅就好比往家走,你今天也走,明天也走,一天到晚不停地走,总有一天会到家的。像过去那些一闻就开悟的祖师,那是因为他原本已经走到家了,或只差很少一点儿,一转过身来,再走一步就到家了。所以我们现在,不论自己是已经走了十里,二十里,一百里,都要打起精神来努力前行。参禅这一法是祖师留下来的,过去有很多人开悟,得到这一法的利益,我们能够依着这一法去走,是一定不错的,或早或晚,我们大家都能到家。用功时有一点要记住,切切不能有执著。宗门下是佛来佛斩,魔来魔斩,一切都要斩得干干净净的,什么也不可得,哪怕有一丝一毫的挂念也不行。如果贪念一个什么东西,这也就是个生死。过去古人讲:“去年穷,不算穷,还有卓锥之地;(卓锥之地,就是过去老太婆纳鞋底用的锥子那么大的地方)今年穷,穷到底,卓锥之地也无。”我们参禅的人,用功就要用到这个地方,才是真实到家。(《2004年北大演讲录》)
  
  本焕长老对大家的期望,实质上正是反映了当代佛教出现的问题,这就是怎样面对现在的众生来应机说法,社会条件的改善,佛教也要有一个与时俱进的过程,这个过程怎样去把握,怎样去适应,不光是佛教,乃是整个传统宗教都遇到的问题,所以在现代禅宗里面,出现了各种不同的禅法,有现代禅、生活禅等等。本焕长老仍然是坚持了古代传统的参禅模式,为了适应现代人的根机,他不仅劝人参禅,而且还做了较为详细的说明,认为“我们用功的人,首先要从静中,对于我们的功夫有把握。怎么叫‘有把握’呢?静中你一坐下来,把功夫一提,哎,功夫就现前,哪个疑情就现前。但是这个疑情,有时现前,有时不现前。有时提起时间不长,马上又没有了。所以我们用功的人,最主要要有惭愧心。古人讲,我们用功的人要“如丧考妣”,像死了父母一样,有痛切的感受,用一颗真切的心来修行。所以,古人来求法,来用功,他那种思想可不是随便的。”有序渐进与有重点的参禅,虽然不能做到“一闻开悟”,但是对现代众生来说,也不失为一个较好的办法,所以本焕长老的开示,自然也包含了禅宗与当代社会相适应的法门。
  参禅是传统禅宗的一个法门,但是到了明代以后,念佛禅开始流行。据说念佛禅的推行,始自于明初的楚山绍琦禅师,之后广为流行在中国佛教界里,到了现在,参禅与念佛成为现代禅佛教的两大法门。所谓的念佛禅,指于坐禅之际兼行念佛的行法,它是禅与净土思想相结合后的产物。按照禅宗的说法,参禅悟道是要有根机的,所以参学禅宗的人不多,因为没有根机的人占有多数。但是不参禅并不等于不可以学佛学禅,根机不够的人,还可以学习念佛禅,通过口念或观想佛名,同样也可以达到登莲台、获解脱的境界。
  本焕长老对念佛禅也有修习。他解释念佛的原因说:“永明延寿禅师有一个《四料简》:‘有禅有净土,有如带角虎。’就是说我们坐禅的人,如果再念佛修净土,就如本已威猛的老虎又带了角,那岂不是更厉害嘛!我是1930年出家的,算来出家已经六十多年了。这六十年来一直习禅,但我自己的回向,还是要生西方极乐世界。为什么呢?因为我现在没有把握说将来一定做什么,所以要念佛,要阿弥陀佛的愿力来摄受,求生西方极乐世界。”(《1996年在台湾为居士开示》)我们所居住的现实世界是“秽土”、“尘世”,佛所居住的地方是“净土”、“佛国”,阿弥陀佛所在的西方极乐世界是净土中之净土。人们只要生前口念阿弥陀佛名号,即可在死后往生西方净土,达到解脱。这么好的一个极乐世界,当然是众生所向往的地方,本焕长老与前贤一样,也主张禅净合一的思想,并把念佛作为身后的唯一归宿。他不仅自己念佛,也劝人念佛,既使在寺院里打佛七,坐禅精进修行的时候,他的开示仍然是劝大家念佛,每天开示的最后一句都是以“赶快念佛”作为结束语。他认为:“大家能在此念佛,实在不容易。这是大家宿世福德因缘深厚,善根具足,才能到这里念佛,不然,深圳几百万人,只有您们来这里念佛,这是不可思议的因缘,大家要珍惜。”(《1998年弥陀圣诞佛七初日过堂开示》他进一步指出,“因为佛在因地,他去忉利天,给他母亲摩耶夫人说法,摩耶夫人看到娑婆世界的众生很苦,就问佛,有没有好的法门,让娑婆世界的众生学佛,离苦得乐。佛告诉摩耶夫人,西方世界有阿弥陀佛,念他的名号,就可以离苦得乐。后来,佛自己说了《阿弥陀经》,救度十方众生。”(同上)念佛也是一个培福的过程,“我们修行,要培福。培福要心量大,要有大心,不能限于小家,要心想天下,要有无量众生,所以说,要发大心,度无量众生,我等都是佛子,要向佛学。所以今天念佛,不可生私心,要心怀众生,一定要生西极乐世界。” 他尤其强调:
  
  学佛、念佛,最紧要的是信、愿、行。为什么要“信”呢?信是一切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要信,还要有大愿力,日日行终究可以到,于日日中,吃喝拉撒睡都在念佛。一天二十四时,要时时念,心念不断,念念不断,要念成一片,只有一句阿弥陀佛,就能成就。检查自己是否如此,若思想跑了,即为妄想。若知道妄想还好,是在用功,若不知道用功,就没有功夫。人一生几十年经历的事,大都是妄念所成,念佛时间太少,念佛为粗妄想,妄想又翻业识,有佛无妄想,有妄想无佛。要有佛无妄想,才能打成片。信,佛是真语者、实语者,不狂语、不疑语者,一切大愿,一切大行,终能成就,一定能生西方极乐世界,现在大家念佛。(《1998年弥陀圣诞佛七初日过堂开示》)
  
  本焕长老怀揣大志向,发大心,将大乘佛教的利他精神与念佛精进的修行结合起来,较好地解决了正信与正行的关系,这不仅给了修行者信心,也提升了行者的境界,还将永明延寿提倡的“有禅有净土,有如带角虎”的禅净合一的思想真正发挥出来,这在当今禅门世界,实属希有,令人赞叹。
  将念佛与普贤精神结合起来,也是本焕长老念佛思想的一大特色。在本焕长老看来,普贤菩萨的经典是同登西方最好的经典,“《普贤行愿品》是生西方极乐世界最好的。为什么呢?它的后面有一段话:‘人临命终时,最后刹那,一切诸根悉皆散坏,一切亲属悉皆舍离,于一切时引导其前。一刹那中,即得往生极乐世界……’所以,我觉得诵《普贤行愿品》生西方极乐世界最好。”(《1996年在台湾为居士开示》)他又说:“我现在一切时间所念的经,都是《普贤菩萨行愿品》。《普贤菩萨行愿品》这一本经是成佛的根本,普贤菩萨十大愿王都是为了我们众生,为了利益众生,教化众生,很了不起。我们临命终时,世界上的事情都不能跟到我们,唯此愿王,不相舍离,于一切时,引导其前,一刹那中,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到时即见阿弥陀佛、文殊菩萨、普贤菩萨、观自在菩萨、弥勒菩萨等,这些大菩萨,诸上善人,共所围绕。”(2002年深圳信德图书馆开示)
  佛教的根本目的是解脱问题,对每一个人来说,都要思考我从哪来,我到哪去的问题,特别是对已经处于垂暮晚年的老人来说,我到哪去会引起更多人的思考。佛教的净土理想就是给我到哪去提出一个解决的办法,因此老年人尤其信仰净土,试图把离世以后的灵魂送至一个更好的世界。本焕长老对这个问题有自己的看法,并且身体力行地在从事这项修行的活动。他指出“围绕你这个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见到自己往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在七宝池的莲华之中,华开见佛,得到阿弥陀佛摩顶授记。你们想想,这个多难得!多高兴!多庆幸!为什么?我们从无量劫,生了死,死了生,滚来滚去,滚到现在。现在能够闻到佛法,这样能够生到西方极乐世界。不要说是生到上品上生,马上得到阿弥陀佛摩顶授记,就是下品下生,也再不用流转生死,已超出轮回,一生成佛。”(《2002年深圳信德图书馆开示》)按佛教的说法,现在众生都生活在末法期,在这个时期的人,由于根机浅薄,因此对佛法的薰习尤其重要。能够得到佛法的人毕竟不容易,因此佛教要说佛法难闻,人生难得。本焕长老是有大根机和大悟性的人,几十年来的不间断修行,已经把他薰染成随心所欲的大成就者了,他的修行经验和体会,一直是众生所要学习与追求的。佛法并不是难闻,也不是难修,关键是你去如何体会和参,本焕长老特意指出,缘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它不可思议,又不能不有,“要知道结缘很紧要!很紧要!为什么很紧要?缘比什么东西都好,比金钱都好。为什么?金钱是世间上的,是有漏的。我们结下的缘是无穷无尽的,今生结了缘,直到尽未来劫,直到将来去成佛。要知道,我们有缘才能来相会,没有缘就不能相会。释迦老子也不能度无缘的众生,成了佛尚不能度无缘的众生。我们在因地中要多培福多结缘,将来成佛的时候才有众生可度。”(《2002年斋堂过堂讲话暨佛七结束日开示》)缘是互为因果的一个基本条件,佛渡有缘人,欲要解决身后的问题,只有与佛结缘,才能共渡,最后往生西方。
  《普贤行愿品》最重要的是要人发愿,发愿也是发心,本焕长老修习普贤,愿力甚大,果报亦大,因此对佛教的贡献尤大。大乘佛教不是自了汉,要求不仅自己成佛,而且还要让别人成佛,众生渡尽,方成正果。本焕长老非常重视这一点,他一再告诫弟子们,“所以我们讲成佛,都是为了利益众生,成就众生,教化众生,救度一切众生。令我们一切苦恼众生,早早的脱离这个苦恼,早早成佛就好啦!所以讲来讲去,最主要还希望大家要发心,大家发心呢?我讲说生西方极乐世界。当然那你们有没有这个愿呢?那是你们各人的思想不同,各人的愿力不同。因为既然各人的愿力不同,各人有各人的自由,不能强勉哪个人非这样不可。没有!为什么?佛说的八万四千法门,都是对治我们众生的这个病,有无量的众生,所以就有对凡夫宣说的八万四千法门。要知道,每一个法门,都是为了利益众生,成就众生,救度一切众生。”( 《2002年斋堂过堂讲话暨佛七结束日开示》发愿或者发心的基础是要有正信,这就是说要有正确的信仰,不能相信邪说,要按佛所说去做,“我们今天,主要是要有信,但是这个信要有正信,不要邪知邪见,形成了邪知邪见,差之毫厘,失之千里。但是我们有了信以后,还要我们有愿力,愿力是什么?刚才我讲了,各人可以有不同的愿力,我现在是希望生西方极乐世界,那你们不一定都跟我一样。你们各人有各人的愿力,但是有了信有了愿,那就还要行。那不行就不能到家。讲个比喻,比如我们到北京,一千里路。如果坐飞机去很快就到了,如果坐火车要慢一点,如果坐汽车要更慢一点,如果火车、汽车都没有,那就步行喽。但是步行虽然慢一点,他还是可以到家,最怕的还是说到家到家,还是坐在那里不动,不知何时能到家。所以一定要行,希望大家好好地行,讲来讲去,最要紧还希望大家好好地发菩提心。早早好好地行,那将来我们都可以到自己希望的家。”佛教讲三学,信徒既要有闻思修,也要有信行果。闻听佛法,思考佛理,修习禅定,是佛教徒的三件大事。生起正信,从事正行,而得正果,是佛教徒的实践观,本焕长老的大智慧已经较好地解决了佛教的信行果的关系,为后来修学佛法的人,指明了如何去做的问题。

                                                     老和尚的“严厉”终生难忘

  “当年我是为老和尚出家的,如果不是对老和尚有绝对的信心,我也不可能走上今天这条路。”采访中,印顺大和尚还追忆了他与老和尚结缘相处的故事。其中让他终生难忘的,是老和尚的“严厉”。

  出家后的印顺大和尚在老和尚身边当侍者,照顾他的生活和处理日常事务。每天早上3点钟老和尚起床时,印顺大和尚也要跟着起来。“给老和尚端水洗脸水稍微倒多了一点点,他就会很生气,就会骂我,说‘这么浪费,下辈子让你生到一个没水的地方去’。他老人家吃饭,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汤也是要喝完的。很多人都喜欢和老和尚吃饭,也怕和老和尚吃饭。”印顺大和尚说。

  老和尚每天晚上休息以后,印顺大和尚都要整理总结他一天的生活,至晚上12点才睡觉,于是很难在3点钟时醒来。这时,老和尚就会拎着一个半米长的棍杖到他住的房间里,对着他“啪啪啪”抽完就走。起来伺候老和尚洗漱完之后,印顺大和尚就坐在他身边诵经,稍一犯困,老和尚看都不看一眼,拿棍杖“啪”的就打到印顺大和尚的脸上。“所以,在他老人家身边诵经,得打起十二分精神,心无旁骛。”印顺大和尚说。

  刚出家那几年,印顺大和尚除了每天处理日常事务,还要完成老和尚布置的功课:每天早上300拜,晚上300拜,一天十遍《普贤行愿品》,一千遍《大悲咒》,每个月还要背一部经书!

  “刚开始的时候,我说《普贤行愿品》可以12分钟诵一遍,老和尚说他10分钟可以诵一遍,我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10分钟能诵一遍了,老和尚则说他可以8分钟,等到我可以8分钟诵一遍了,老和尚又说他可以7分钟。我从8分钟到7分钟诵一遍,一共诵了三年,就为了快这一分钟。”印顺大和尚说,第一年是背“净土五经”、“禅宗七经”,都很短,背起来很容易。第二年正月初八,师父拿给他一本10万7千个字的经书《法华经》让他背,印顺大和尚说这本书太厚,背不了。老和尚就问他,“你是不是答应我每个月背一部经书啊?”印顺大和尚说,“是的,答应了,但是这部经字太多了,太长了。”老和尚于是说,“你把僧衣脱了,回家算了,不要穿这个衣服来骗人骗己!”

  诵完经之后,印顺大和尚接着要再去拜一个小时佛。如果早上300拜没拜够,上殿回来,老和尚一定会问他:    “今天上殿怎么样呢?”

  “很好。”

  “拜佛情况怎么样呢?”

  “很好。”

  “300拜都完成了吗?”

  “完成了。”

  “真的吗?”

  “真的。”

  “没有骗人吧?”

  “没有。”

  但老和尚此时就会笑眯眯地递给印顺大和尚一根香,说跪香去吧,因为你并没有完成,骗了他。

  印顺大和尚说,自己刚出家那会,老和尚总交代一些你没有任何可能完成的事,他只告诉你“你去做吧”。当你想尽一切办法、绞尽脑汁好不容易完成了,兴高采烈地告诉他的时候,却发现他已经把这事忘干净了。每天你做事,老和尚永远说你是不对的,总是错的。他把你所有的信心、所有的自尊都给击得粉碎!

  “当时真有一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连痛苦、绝望的念头都生不起来。后来我才理解,这是师父治我们凡夫‘我执我慢’习气的一种训练——他把你以前头脑中建立的东西击得粉碎,然后把你真正的信心、真正的智慧、真正的自信,从内心深处训练出来。”

  印顺大和尚说,“有一天老和尚骂我的时候,我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老和尚就问‘我骂你,你那么高兴做什么?’我说‘师父,你骂我是为我好,还是为我坏啊?’他说‘我当然是为你好。’我说‘是啊,你为我好,我为什么不高兴呢?’他说‘这下麻烦了,以后挂个老虎在你面前都没用了。’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骂过我。”

本焕长老对禅净的开示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本焕长老对禅净的开示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评论这张
 
阅读(75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