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幸福的伊甸园

幸福有路修为径 , 苦海无涯爱作舟!————幸福智慧文化传播中心

 
 
 

日志

 
 
关于我

——人身难得今已得, 佛法难闻今已闻, 既得人身不修道, 如入宝山空手回!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心中心法简介  

2012-09-27 07:45:17|  分类: 修行证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中心法简介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2祖仁知                     3祖元音                   初祖大愚

                                         心中心道场:http://www.fo163.com/index.aspx

                            元音老人开示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0MDIxNzUy.html
         心中心法属上上乘密法,为密宗最高之第四真如门,其修法以明心见性为首要目的,成就无相悉地。此法不取于相,亦不离于相,三分之二靠佛力,三分之一为自力,先从第八识起修,首破无明,后降盖障,于短时间内可使行者打开本来,证得根本。以法而论属于密部,唯可使行者直证心源而又通乎禅净,破一切法见至极究竟地,所以堪称总括诸宗之大法。其法仪轨简单,既不必修加行和各种前行,又不必陈设种种供养,不分男女老幼、贫富贵贱,只要肯发无上道心,每日能坐二小时者,即可修习。是当今末法时代之明心见性、证成佛智、离苦得乐、解脱生死最为当机之法。
         唐朝武后年间,印度高僧菩提流志来到长安,奉诏译《佛心经品亦通大随求陀罗尼》二卷,此经即是心中心法的法本。本经于开篇释迦如来即告诉与会大众:“诸善男子,善哉!善哉!众生没尽,汝悉知不?我今诸众生不解我法,不知我心,不到我际,被魔所持,如何救得?谁有方计护得众生,谁有方计摄得此毒?”其时即有诸菩萨、金刚密迹、一切世界大自在天等依次上前,分别欲以慈悲、神力、自在变化摄伏众生,世尊俱告之言,非其所摄。乃应会中实德菩萨之请,开示救护之方:“唯有如来心中心,余不能及。何以故?能令诸魔生大慈故,能令诸法随应现故,能令诸佛常不离故,能令诸菩萨为眷属故,能令诸金刚施威力故,能令诸天众常拥护故,诸大药叉罗刹成助法众故,能令一切诸大鬼神生欢喜故,能令所持诵者等佛力故、等佛心故、等佛智故、等佛威故,能令持者心所为作无不辧故,能令所有障难皆断绝故,帝释梵王常扶持故,能令一切直至菩提无退转故,世间所有事业自明了故。乃至过去、未来、现在一切世界有通无通、有智无智、有贤无贤,尽归伏故。”并讲授了心中心的修持方法,以此因缘世尊为与会大众开演一无上法宝,后世无量众生依之而修得以脱离苦海,成就菩提道果。
         汉地本来曾有自己的密法传承,唐玄宗开元年间印度高僧善无畏、金刚智、不空先后东来,翻译《大日经》等诸多密部经典,在汉地传播密法,史称开元三大士,这一时期的密宗后人叫作“唐密”。其后至唐贞元年间,慧果祖师把密法传给了日本的弘法大师空海,自是日本开始有密法,被称为“东密”。由于密宗修法仪轨繁杂,需建立曼陀罗,并广陈各种供养,而在唐武宗会昌法难中,所受打击最为惨重,后于明太祖朱元璋时又遭迫害,唐代所传密宗在汉地基本失传。心中心与其它各部密法,因为流入日本,得以保存至今,但由于属于无相悉地,只有修到甚深境界方可传授,故得之者寥寥。
         继密宗进入内地之后,莲花生大士又将另一系密法传入西藏,后人称其所传密法为宁玛巴(俗称红教),在该部教法中一直有心中心法的传承。当年诺那上师于汉地弘扬密法,曾经言及心中心法,因其属于无上密部,对一般人等不能轻传,故仅在上海传予袁希濂一人。前些年台湾有一位怀泽法师,他在年轻的时候到日本高野山(东密的根本道场)学习密宗,修了六年以后看到心中心的法本,于是向其师父提出学习的请求。师父告诉他,你现在的条件还不够,要等到具备阿阇黎的资格时才能传授。他没有这个耐心,就来到西藏,找到红教的师父想学这个法,结果红教的师父对他讲:既然你在日本已经修了六年密法,可以少用点时间,就在我这里再住上十年,先修习一下其它的密法,然后才能传给你。所以说心中心法在日本和西藏都是不轻传之密法,不经过一番艰苦的修习,不具备相当的密法基础,是很难得到的。
         现在我们所讲的心中心法,既不是来自东密,也非来自藏密,而是我们汉地独有之传承,远在唐密中就有的,又在上个世纪二十年代重新崛起的无相密乘心中心法,其开山祖师是上大下愚阿阇黎。
         大愚祖师,湖北武汉李氏子,民国初年参政,曾任湖北省议员。其时正值军阀割据时期,连年战祸,百姓生灵涂炭,民不聊生。大愚祖师睹此惨状,痛心疾首,顿生出离之心,乃弃官出走, 于南京宝华律寺出家,后至庐山东林寺砺志苦修。初修净土法门,虽屡经厄难而不稍懈,继而发心修般舟三昧,历尽艰辛而不悔初衷。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奋斗,终至偷心死尽,泯然深入大定,感普贤菩萨现身,授以心中心法,并告诉《大藏经》中原有此法,甚为善巧,可检而修学。此法借佛、菩萨加持之力,对于打开本来,可收事半功倍之效,用以补禅宗仅恃自力修行之不足,与当今众生之根机最为相宜。愚公依菩萨指授,于大藏中觅得《佛心经》,详参法要,经七年苦修,终于彻证本真,成就悉地,二十年代中下山传法,开印心法门。
         心中心法有六个手印和一个咒语,修法简便易学,既不用修加行与前行,更不须观相或观想,因为和禅宗一样从第八识起修,且有佛力加持,故易直下见性。密咒为佛、菩萨于禅定中将自己的心化作的密语,如同发电报时所用的密码;手印则如文件加盖的印信,又如电视机上的天线。通过结印持咒,使学人与佛、菩萨之心灵沟通,打成一片,故加持力大,证道迅速。心中心的六个手印作用各不相同,依次修习可以净除学人业习,巩固入道之基,进而证体起用。
         第一印为菩提心印。乃教学人立大志、发大愿,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巩固修道之初心。如造百丈高楼,须先打好地基,基础如不牢固,楼要倒塌。学道如不立大志,不发大愿,势必知难而退,遇挫即止,绝不能百折不挠地奋斗到底,证成圣果。所以此印最为重要,在密宗的一万六千余种手印中,以此印为诸印之王。
         第二印为菩提心成就印。修习此印可以消除宿障,治疗诸病,为开慧之前奏。《佛心经》上说:“若善男子善女人,得此契持者,转业消障,速证无上正等菩提。常持此契,得闻持不忘,於诸法要自然通达。从久远来所未持者,应心所作,皆悉契合。”修持此印者常会出现腹泻现象,盖得此印加持之力,将宿世污染、垢秽尽从大便排除之故。
         第三印为正授菩提印。乃诸佛、菩萨发光加持学人,推之前进,迅速入定之要印。学人于修法期间,若遇事烦心乱,修持此印,即能迅速改观而深入禅定。如远方有亲朋好友生病,或有不如意的事,为其加修此印,亦能于修法后痊愈,或转好。
        第四印为如来母印。是为开慧、成道与往生净土之要印。《佛心经》上说,修持此印者“诸佛长生,我亦长生;诸佛成道,我亦成道;诸佛度人,我亦度人;诸佛无碍,我亦无碍;诸佛化身,我亦化身;诸佛放光,我亦放光;诸佛寂定,我亦寂定;诸佛三昧 ,我亦三昧;诸佛说法,我亦说法;诸佛不食,我亦不食;乃至种种诸佛所作之事,皆悉能为能作。”所以当六印修完开始专修二、四印时,第二印只修一天,而第四印须修六天,可见此印之重要。很多同仁都是在修此印期间打开本来,得见真性的。
         第五印为如来善集陀罗尼印。乃集合诸佛密咒之功德 、威力与妙用于一体之印。其力至大,其势飞猛,能降服魔障,破除外道邪法,而且能移山填海,消除翻种子等的烦恼。故修心中心法无入魔之虞,亦无受外道邪法困扰之患。
         第六印为如来语印。若行者修持此印,所有诸佛所说之经与菩萨所造之论,均能一目了然,理解通达,无稍疑惑。持此印契并能召请诸佛、菩萨的加持,满足诸愿。当我们把贪、嗔、痴、慢、疑和各种欲望都化空了,依靠佛菩萨加持的力量,能迅速显发本具的神通。
         因为心中心法的六个手印分别具有发心、消业、得定、开慧、降魔、除障等各种功用,因此学习本法不需历经加行及生起、圆满等次第的修持,而可以直接进入大圆满次第。
         心中心的修法是定慧双修之法。上座之时心念耳闻, 重在修定,慧在定中,是为以定养慧;下座之后历境练心,以慧照力觉破一切妄念,是为以慧摄定。由定慧交资、而定慧圆融、而定慧等持,故修持此法作用明显,见效奇快,数十座内打开本来者并不鲜见。
         心中心的修法又是非空非有。说空,它有个咒印在;说有,咒与印无意义可讲,没有思想可动。教你一心持咒,推着你前进,心空到一定时候自然根尘脱落,就见到本来了。
    心中心法更妙在能够融万法于一炉。《佛心经》上讲,修心中心结第四印能往生西方净土,更能往生十方净土,即是净土宗;打开本来见到本性,就是禅宗;证到最后,心通十方世界,十方世界在我心中,诸佛在我心中,我在诸佛心中,光光互摄,重重无尽,彼此交参无碍,就是华严宗。此法不同于寻常密宗,乃诸佛之心髓,王冠之宝珠,说其圆含万法,总括诸宗,实非过语。其修持用功大约可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一、修六印之期。本法的六个手印须依次而修,不可跳跃,每个手印修八天,四十八天为一个循环,共修两轮。此为打基础时期,六印修满,即可关闭三恶道之门,断除轮回之因。此既是密法之殊胜处也。     

         二、专修二、四印之期。六印之后既进入心中心的专修阶段,在此期间以七天为期,第一天修二印后六天修四印,循环往复至大彻大悟止。只要行法者如法而修,不无故缺座,千座之内即可得好消息。至于千座内未曾打开,而继续努力用功,精勤不懈,至七、八年后方相应者,也有人在。
         三、打七之期。在专修二、四印之期间,可以插入“打七”之法。心中心法的打七选在冬季进行,时间不超过四个七,需有善知识主七,每日三座,每座四小时,前两座打四印,后一座打二印。最后一天打三次共九座,只打四印。
         打七为特别精进之法,因为每日连续用功,加持之力非常强大,修法者无暇它顾,所以偷心易死,心花易开,效果比之平时泛泛而修更加显著。由于打七需要专门的时间、场地,对身体也有一定的要求,所以不是人人可修,更不是人人必修。修法用功主要在平时,功夫做到了,自然会相应,有条件者用打七法来精勤求证,当然更好。
         四、见性后保任除习之期。修法的目的是为了见到人人本具的佛性。若真见性人则心性已明,道眼已开,谛观佛与众生当体平等,有情无情同圆种智,起心动念无非般若,举手投足皆是妙用。见性以后由于无始以来妄习还在,仍需从心地上反复历练,但因为已证无住无为之空性,虽时时用功而心无所执,此时再说修与不修是两头话。初悟之人因为妄习很多,未满千座者还应继续打座,彼等虽然根本已明,但定力未充,遇到境缘还会妄念频生,需借打座以培养定力。千座之后若习气弱者,即可放弃打座,而于事境上磨练心性,涵养圣胎。如果习气依然深厚,则不妨继续打座,借修法的力量逐渐打磨习气,但不可再执着于坐,否则法见不除,难入自在之境。
         心中心法虽然可以帮助行者尽快打开本来,见到佛性,但由于受个人根基以及用功程度的影响,并不是人人都能够证悟的。那么对于没有见性的人,心中心法是否有继续修学的必要?结论是肯定的。前面我们曾经讲过,心中心的第四印可以往生西方净土,因此修心中心坐满千座,只要不退初心,临终都可以随愿往生。大愚祖师怕大家修法不能成就,又特别传授慈氏咒和往生广咒,依法持诵决定可以往生兜率内院或西方净土。修心中心者只要肯用功,都可得到受用。很多人修法时间不长就明显感到自己的身心开始发生变化:习气经过反复翻腾而日益减轻,执着心由最初的坚固而变得愈发淡薄,心情从苦恼压抑而变化为开朗热情,身体也会在不知不觉中向好的方面转化。其成就之快、见效之速,实非一般人所能想象,惟修者方可知其妙也。
         大愚祖师下山弘法时,密宗在内地湮灭已久,无上法宝人皆不识,为使世人知此善巧方便法门,师祖于所到之处略显神通,大江南北无不为之轰动,一时求法者不下五、六万人。起初由于每日忙于灌顶传法,未及详谈法要,世人遂以普通密宗视之,皆重神通不重道。师祖乃于1930年连开九次般若法会,始以密意示人,随后将法传予得心髓之弟子王公骧陆,易装归隐于川蜀之地。大愚祖师毕生只作《解脱歌》一篇和《告别诗》一首,没有留下其它文字著述。
         心中心二祖王骧陆上师,号“仁知居士”,浙江海盐人。师公自幼天资聪颖,夙具慧根,喜好经典。青年时期曾任钦差大臣之翻译官,赴印度南洋考察,拜谒佛祖遗迹,向道之心益坚。初广求各宗精义,念佛参禅十余载,未敢自信有把鼻。后随大愚祖师修持心中心,终于深入三昧,得见实相,发明心地。自承嗣祖位,师公先后于津沪两地建立印心精舍,广传心中心大法,接引后学不遗余力,授徒不下万余人,信而有证、修而有得者,亦有数百人。师公开示学人循循善诱,言辞简洁,深入浅出而又意理精微,闻者咸受法益。其一生著作种类繁多,不下数百万言,可惜大部分毁于文革时期,幸存部分由其孙女明真居士收集、整理成《王骧陆居士全集》,现已付梓流通。《全集》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为各种经文之抉隐、述意、白话解释;第二部分为《乙亥讲演录》、《入佛明宗问答》及其它讲述手稿;第三部分为印心法要及随录。师公一生著述皆是悟心以后由光明性体上流出,承祖师心髓,深契无上密意。楷定印心宗旨:以般若为宗,以总持为法,以净土为归。诚可谓字字珠玑,语语珍璞。熔禅、净、密于一炉,扫门户之狭见,会宗、教、律于一体,开众生之眼目。是后学者明教典之纲宗、通心地之历程、悟性海之理体的指针。实为近代佛学的杰出之作。心中心法的理论架构至二祖时才真正建立完备。
         一九五八年师公现病相于沪上寓所,自知化缘将毕,乃授法予大弟子李钟鼎,并再三相嘱:“须以此大法广为弘扬,济世度人。”病笃,手结随心陀罗尼印契数日,安祥而逝。
         心中心三祖李公钟鼎,号“元音老人”,安徽合肥人。幼读孔孟遗教,究生死恍失所在;少时与父同阅《金刚经》,似曾相识。后随父移住镇江,入寺庙嬉戏,闻钟声而闹心顿息。时金山有悟道高僧,众皆尊为活佛,睹师幼秉慧根,堪为法器,乃以木槌敲其头曰:“好好用功学习,后福无穷!”青年时再随父徙居上海,入沪江大学学习,二十岁时父因病亡故,师为奉养老母,乃觅一工作,半工半读。由涉世日深,益感人生苦短,出离之心愈发强烈,遂发心学佛,不事婚娶。师尊于学习工作之余,先后跟随台宗大德兴慈、华严座主应慈老和尚及范古农居士,学习天台、华严和唯识教理。冬季随众参禅、打净七,忽感人身顿失,光明历历,惜于末后一着犹欠少分。此后经友人介绍,得识心中心二祖仁知上师,修学心中心法,终于证得虚空粉碎,大地平沉。蒙诸佛、菩萨护念,瑞相屡现;参大愚祖师问答,妙语连珠。
         师尊一生学识渊博,才智过人,明三教之归趣,识三藏之玄机,度生之心尤为恳切。以般若为眼目,导群蒙而入佛智;假宗乘为方便,会凡愚以归性海,其见地、修证实不让古来先贤。讲法时虽名之为密,而实兼及禅、净,尤善于以禅解密,会密于禅。宗下种种公案、典故,信手拈来,尽启般若之端倪;娓娓道出,妙显印心之的旨。
         几十年来,师尊弘法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受法弟子除国内四众外,欧、美、日本等海外学子亦多有慕名而来者。平生著作有:《佛法修证心要》、《心经抉隐》、《恒河大手印讲义》及《中有成就秘笈》等,出版以来深受广大信众的欢迎,虽屡次加印亦难以满足需求。
         庚辰(2000)年正月初一,师尊预知化缘已尽,遂舍报而逝。荼毗时,不但身出舍利无数,而且天空中亦屡现不可思议的瑞相,这是师尊一生精勤修法,圆满成就的表徵,足以光昭日月,永为后世楷模!
         师尊在遗嘱中未立传人,而是说“有道自能弘开”。心中心的众位同仁始终在为弘法利生而做着不懈地努力。我们相信心中心法一定会象他老人家预言的那样,广弘于天地之间,传遍整个世界的!

融禅净密于一体的心中心法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融禅净密于一体的心中心法 - 为爱痴狂 - 幸福的伊甸园

  评论这张
 
阅读(1113)|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